在我心里,有一个燃烧到爆炸的宇宙
  • 坑太久我都忘记这本小说是夹在哪几本书中间读的了。

    其实阅读感受在很大程度上是对比出来的。在某个期间连续读了风味相近的小说,就会对不同的东西格外敏感;在一段时间里读了有各种缺陷和遗憾的小说,就会对完成度高的小说特别容易产生好感;连续密集地读过京极夏彦和三津田信三,就会对海堂尊的行文好感大增(。

    和《涂佛之宴》相比,《巴提斯塔》的行文风格简直清新极了!没有刻意而为的视角抖动、人称转换,没有故弄玄虚的不可靠叙事者、叙述性诡计,没有冗长繁杂的心理描写和炫学,主人公“我”的见闻感想思考烦恼全都以不为难读者的方式自然地呈现出来,读起来真是格外轻松舒爽~!

    这部小说虽然涉及到不少医学、日本医疗制度的相关知识,但他用了不会让读者感觉枯燥的方式表达出来,解说的时机恰到好处,每次都是在你会觉得“为什么会这样呢?”、“那样的话会发生什么事呢?”的时候进行了适当的说明,加上作者的文笔和笔调,读到后来居然很有代入感,还会觉出几分热血。

    不过这种热血,本质上就是角色的感情和观念传达给了读者。相对地,角色的印象就格外生动,活灵活现。能够和角色的感觉、观点发生共鸣或者碰撞,这全仰赖作者的笔法和笔力。这个意味上的文笔,恰恰是我们很少讨论的。

    小说在故事层面也非常精彩,情节曲折,跌宕起伏。身为推理小说,自然把悬念性、悬疑性作为情节设置、作品布局的侧重点来对待。不过我对这部小说更中意的是人物,或者说笔法、写法,因为实在太棒了!

    这部小说中登场的人物不可谓不多,但是每一个人的形象都很鲜明,也有各种有趣的性格细节,总之你真的读进去之后不会混淆各个人物,除非你不擅长记名字。就连只露了一两面的酱油角色都有种栩栩如生的感觉,看得我经常击节叫好。现在回想起来,和京极夏彦相比,这部小说的人物整体就富有生气得多。应该是受到作者气质和故事基调的影响,《巴提斯塔》的人物读起来就比较“活”,是活生生的人在纸上的再现。所以我才会在日志一开始那么说,我对《巴提斯塔》的观感,真的有相当一部分是和《涂佛》对比后形成的。

  • 主要是我……经常读了一半就跑。

    其实这两天在读神棍堂系列《涂佛之宴·宴之支度》的上卷。这一部看着就太长太多,所以我之前绕道先去读“小京极”三津田信三的作品了。看完觉得还是应该读一读正牌货的文字洗洗舌头,不过正牌货的东西这次也不太好啃……

    下午翻了翻硬盘觉得这样不行,搬出买回来之后没怎么用的西部数据1T移动硬盘,开始倒腾动画片(……)本来有一个150G的移动硬盘,下午就是倒过来倒过去,把想留的动画放在合适的地方,不想留的删光。顺手理了一下自己出的本子的插图、封面、排版文件,怀着复杂的心情删了三个大游戏,然后就理到同人文这边了。

    自从我摸清自己“面对网页阅读文字的战斗力只有5”这个可悲的规律之后,我习惯不定期地找点小说,转成txt塞进手机看。之前找了几篇法英但是一直没看完,或者说连自己哪一篇看完、哪一篇没看完都不敢肯定,于是今天理到这个文件夹的时候情不自禁地看了起来……

     

    为毛明天是周一的TBC

  • 才想起自己最近都没怎么做梦。

    准确来说,是不记得自己做过什么梦。大家懂这里边的分别。

    因为某个活动的关系,五月下旬以来大脑就没停过,到CP8为止几乎每天都做梦,而且还是一天好几个。场面生动想象瑰丽,以下略。不过CP8回来之后就没什么印象了。

    倒不如说,CP8结束之后进入了一种完全不同的状态。如果说之前是在一个劲儿地写,最近就是在一个劲儿地看和读。新刊,买了但没看的同人志,看过但是因为各种原因拿出来重看的同人志;梁春日系列,午夜文库口袋本,另外一些轻小说都懒得动;每周惯例的新番动画,EVA、少革、星际牛仔、翼神传说。需要吸收新的东西,重温原有的东西。和写小说相比,这无疑是一个“入”的过程。

    当然“入”是为了“出”。读后感/文评不仅仅是有感而发的散文,也可以借此锻炼头脑,理论体系、思考能力、感受能力、表达能力。只进不出是不行的,只出不进也是无法长久的。

    由远及近地,重整内部的世界。

    ------------------------------------

    这个星期几乎每天都从雨声中醒来,真想把这个写进小说。

    每次写到季节、天气变化的细节,只能从自己切身的体验和感受出发。所以无论是哪个世界的他们,似乎总是生活在气候相近的城市。

    最近的霪雨太教人忧郁了。

    ------------------------------------

    前天南极君来问我惊愕写了什么,昨天她就补完了。我单单重读了《雪山症候群》,今天看完了第七卷凉宫春日的阴谋。几年前我初读这部小说的时候究竟停在了哪一卷已经无法确切地想起,不过只要翻一翻书就会明白了吧。

    《父之罪》虽然看完了可总觉得没有心力写读后感。想要说的东西密密麻麻,要排队领号才行。因为不排队的话它们谁也别想变成文字。小说也同样。

    ------------------------------------

    昨晚想了一个有关魔法师SUPER·吴、魔法师FLOWER·解以及纵横战场的黑麒麟的小故事,几个月前答应朋友的二同。其实我可喜欢二设这种事本身。

    一看起少革就想起那一对米英。真的,真的久违了。先把那个故事的结局给写了真是作孽。写着repo又刺激了我去思考那个世界的普奥。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隔了一年,它们(CP之间)又会变成怎样的关联?

    至于老虎和兔子,二号线和六号线,世纪大道见←喂

    ------------------------------------

    你看,它并没有特别的意义。

  • 题外话,大巴你可以再崩坏一点。刚才我要选标签的时候看到的是什么……!!?

    关于《离开以后》和《丹青劫》,写一点现阶段的感想,包括书和文两个方面(因为它们是原创个人志)


     

  • 说的是台湾角川轻小说大赏第一届金奖作品《罂笼葬》。

    这本小说的盗版比正版早面世好几个月(甚至可能半年)精致馆作为珊瑚文库和精品堂的同行做事实在不地道。我手滑买过几次这家出的书,单论排版就无比坑爹。这方面的牢骚还是先打住吧。

    最初在书店看到这本小说的时候我以为它是翻译作品(捂脸)那个书名和作者笔名都很日系的感觉。拿到天角的正版、开封翻过之后我就惊了,什么这居然是国人创作的吗难怪一卷就结束了——常看日本轻小说的人熟悉他们的尿性对吧……天角官网上那些一卷本的简体正版轻小说估计都是台湾作者的作品(如果谁知道有香港和内陆作者的作品,欢迎纠正)除了这本《罂笼葬》,我还买了《妖精乡~灭世的黄昏》,准备买《浩瀚之锡》。

    《罂笼葬》的开头差点就让我不耐烦了。女主角第一人称叙事,大量(仙侠感觉的)武打描写,拗口的专业名词,不照顾读者的设定铺陈,这些都是最初就感觉到的缺点(当然这也只是我的个人观点)武打动作的描写我是当真欣赏不来,和很多前半的80后不同,我小时候没有读过武侠小说,对这方面完全没感觉。更糟糕的是这部小说是女主角第一人称叙事,读到那些关于她的武打动作描写我就隐隐地胃不舒服:这是玛丽苏吗?谁能告诉我这算不算玛丽苏!?

    往后展开感觉就好一些了,可我看到结局再回头看中段真的觉得惨不忍睹。作者设定的“五义人”,人物塑造非常不给力。不知道是角色太多还是剧情线不够长,总之我看到“五义人”之一的钟拂梢挂了的时候心里一点感触都没有……!!看卷首拉页的时候觉得这姑娘应该挺活泼可爱的,可现在回想起来竟然没有印象深刻的场面或情节!五义人中最年轻的曹畔还是死了之后存在感更强,死之前也就给人一个“谦谦公子会做人”的印象,这和他之后干出来的事实在太不协调。我不仅对这个人物没有明确的认知,对于他的行为背后的心理动因也不太能认同。并不是不认同这个角色做那些事的时候秉持的想法和理念,而是作者铺垫太少(或者说不会铺垫)我们看不到人物的合理转变。以他为中心的某个情节大转折真的很突兀。

    “五义人”中的乌樨臣,他在小说前半段的存在感也不强。性格冷清的人确实不好写,但是写到读者看着这人挂了却不怎么觉得可惜是不是就有点问题了呢……?乌樨臣和东方睛都是五义人中不讨喜的角色,前者成见太深且盲信,后者过于自负且刻薄。原本五义人在小说的设定中应当是比较正面的角色,但是乌樨臣和东方睛后期的所作所为实在让人怀疑他们的心智和器量为什么能够胜任“义人”之职。

    整本小说真正的主角除去五义人中的冢幽冥,往下算应该是箱玉之术的核心·茨茧。从第二章开始他们两个人就不停地互动,一直互动到最后。我被拉页欺骗了,本来以为会是一出有看点的群像剧,没想到是一出难以评价的怀古哀思剧+主仆相随剧。茨茧和冢幽冥的描写渲染都用力过猛,并且透出一种微妙的小家子气——其实这小说最小家子气的地方应该是它的主线情节,这故事太特么坑爹了!

    看到结局的时候真是目瞪口呆啊。什么?原来是这样吗……?!居然是这么个因果……!!我承认第十章的揭秘和之前的许多细节呼应得不错,但整体而言这依然算不上一篇上乘的轻小说。结构布局、世界观展开、人物刻画、叙事节奏,几乎全都有硬伤。

    作为金奖作品,我个人认为它名不副实。单独看还可以,加上金奖这个名头,未免不配。如果说那个单薄的主题和中国古风就是最大的卖点的话,好吧我不吃这套。我相信大陆有许多人能够写得比她好,台湾可能也有。

     

    憋了半天还是忍不住说:

    太坑爹了!

  • 今天去扫墓,怕路上无聊,于是提前一天往手机里塞了小说。今天坐到车上,掏出手机想在路上看完半篇,可是结果却不怎么令人满意。塞进去的两篇,一篇是看过的拿出来重温,一篇是冲着那个作者和CP去下的,就当比较阅读。

    先重温那篇看过的,看着看着生出一种在看劣化版的感觉。因为看过一遍所以剧情都知道,也因此更加容易没耐心,于是去看了另一篇。结果另一篇更让人失望。最后我放弃不看了,拿着手机打盹,睡得半梦不醒的,还有点晕车。

    回来的路上又试着看了一点,依旧看不下去。这下真的没办法了,只好睡觉(发短信也没人理嘛)一回到家就敲另一个看过这位作者的东西的人吐槽树洞。

    今天之所以会有种强烈的被欺骗了的感觉,说到底还是过去的一些假象让我对这个作者的期望值太高。在之前读过那些人(糖然、阿茶 | 陈小菜、蓝淋)的小说之后,再来读她写的东西,顿时有种难以忍受的不适感,文笔上的缺陷、叙事上的短板暴露无遗,就算我没看后面那两位原创大手的文——事实上我读她们的小说,一来是对特定的篇目本来就感兴趣,二来是想接触不同的文体文风,保持良好的阅读感觉——她依然没法和前面那两位作者相提并论。

    回来和别人讨论过之后,我很胸闷地发现她的东西完全就是劣化版,文笔描写是某人的劣化版,对亚瑟对法英的理解把握是某人的劣化版,剧情主线是“看了什么美剧于是自己也想写那样的”(原话引用)。最可怕的是控制故事的能力,几乎每次都是写到半途就熄火,然后莫名地就烂尾了(这个结论加入了好同学的阅读经验)坑太多也是因为后继无力。说到底就是兴趣转移太快,没有持久力。

    进一步讨论到整个CP,其实好同学比我更早发现,她们就没有不玩票的作者。用玩票的心态去写文有哪些具体表现,看贵圈的“名作”、“大手”就知道了。悲痛的是这位好同学还挺喜欢这个CP的,可作者方面就是不给力,要么昙花一现,写了一篇好文就销声匿迹了;要么写着玩玩,压根不是认真的。我只不过高估了一个作者的实力,她是实实在在地被这位坑怕了。

    真特么……耐性被狗吃了。

  • 2011-03-08

    阶段性小结 - [阅读写作]

    这次的企划是真·蛋·疼·不·解·释!
    昨天写完露中侧的开头我就深深地动摇了:这样下去真的不会精分吗?这自己搞死自己的架势是要怎样?!!
    这么个东西每更一次就会有几只到几十只不等的神兽在内心默默凝视苦逼的我。

    法英侧又一次写成了这个样子。哥哥,你……我……
    自己重复自己一点都不好玩,所以这次绝对和上次不一样啊不一样TAT!
    故事主线不一样世界观不一样人物关系也不一样,唯独亚瑟本科阶段的专业是一样的(我勒个去!)
    我…并不是每次都想让哥哥出师未捷身先死=_________,=|||||||||而且这次,有人陪他……
    《看不见的恋人》那边也就那样了,不可能用正常地顺叙把当年的前因后果都给倒腾一遍。有机会的话我想多写写他们的大学时代,五个人暧昧复杂的关系什么的……
    这次的文风又有点变化了,不过目前说不上是哪里变了。叙事视角方面有一处好像用了老王说故事的手法,其实那个地方的转换现在再看会觉得有点怪。

    普奥侧我先给自己洗脑,看了几天“普通的普奥文”才动笔写的。
    ……不过写出来还是一副__________的样子。
    去湖边的小山丘看不知道何时会出现的流星,这种土气的构思也是唐床上的时候想到的。我经常觉得自己想到的情节和场景是大路货,从过去到现在。因为是大路货,所以要老老实实、踏踏实实地写出自己的特色(咦?)写出它本来指向的那个东西,抽象的、作品的表达核心。
    最有浪漫主义气质的就是这一组啦!连时代感都比另外两组靠前一点。

    露中侧,诶嘿嘿嘿~~~!
    把股长的露中文翻出来,随便从哪里看起都能咂摸出味道。
    说起来我的本色文笔(或者说文风)比较接近法英侧,普奥侧和露中侧都需要强烈的洗脑才能扭过去。股长的文果然一下子就能把人洗过去w书记说这次有乡土味,说明我学到皮毛了XDDD
    那开头看上去像个剧透。不仅透了它自己,还透了法英侧和普奥侧。不过正确的说法应该是“埋下伏笔”或者“设置悬念”这样。
    我笔下永远不变的人只有老王吗?无论是哪种设定、怎样的人物关系,“王耀”给人的感觉都始终如一,股长是这么觉得的。
    但曾经有人说,《夏日の逃避行》里的王耀有了变化,和以往米英世界中的他不一样。
    我想这次,也会有点不一样吧。

  • 下午坐在阳光很好的地方读小说。那种通透明亮的感觉实在太好了,无论多么阴郁的文字都读得下去呢XD和昨天的天气真是鲜明对比。久违了的阅读体验呢。果然冬天有太阳的日子就应该大开窗户,沐浴在下午的阳光里读书><~~

    今天读了岛田庄司的《奇想·天动》。这本书真的太……超展开了。回想一下,其实岛田的悬念设置向来有伏线千里的赶脚,一篇小说经常是看个开头猜不到中间。而且他很喜欢在小说里加入对社会现象(甚至历史问题)的描写和思考,于是整个故事的走向会变得非常比妙。这部小说不仅是犯罪手法玩大了,一些偶然因素也组合得相当……有排场,更让人咋舌的是他居然写了那个。读了这本小说,我真不知道还有什么(三次元梗)是他不能写的。

    -------------------------------------

    今天又努力了一下去读两篇法英文,还是看不下去。搞了半天是人称和语感的关系吗……?第一人称果然是大杀器,基本上坚持不了2000字orz这是偏好问题。

    微妙地代换第一人称的全知视角很妙。照碧瞳的说法那样写大方向上没有错。其实同人作品中的一个常见现象不就是过分倾斜某一方视角(和主观感受)。两方视角的栗子是有的,不过无论原创还是同人都不太好写(脱离小学生式写法的前提下)。

    忽然想到,两方视角用来表现两个人心意不通、感情微妙错开之类会让读者焦灼、扼腕的状态,似乎比较给力?

    其实不单是同人小说,即便是原创耽美我也对第一人称敬谢不敏,总觉得这种写法很容易出问题(创作意味上的),对作者而言比较“危险”……

    -------------------------------------

    虽然CC8日志写过了但还是想说,《逆光》能卖完真好~麦子的一青本差两本完售。纯小说本真是各种艰难,尤其是个人本……

    昨天忘记写了,有个姑娘问碧瞳和黑猫“你们为什么不帮她写?”,看来是喜欢合本。我第一次遇到这么直白地表达出自己喜欢小说合本的姑娘……?当时告诉她米英今年有两个小说合本就好了,反应不过来啊……不过她的思路真的蛮好玩的,来摊位帮忙不等于那人也写文混圈啊。だいだい,一直以来陪我出摊的丸子就是彻头彻尾的圈外,黑猫和碧瞳也是。我一直都是出个人本,让其他作者或者读者来摊位帮忙不会有点奇怪吗……?读者是读者,同行是同行,同好是同好,朋友是朋友,这是完全不同的身份立场啊。

    -------------------------------------

    今天看到一件令人毛骨悚然的事。是说某姑娘换圈换QQ和ID,时隔多年发现她在某圈曾经的ID和QQ被人盗了,还和她在那个圈子的朋友打成一片。虽然也有人开玩笑说那人爱上这姑娘了,但我还是觉得挺可怕的。一方面是此人可能会骗钱,或是做出别的下限、败坏那个ID真正主人名声的事;另一方面是身份上的偷换和替代,这本身就很可怕,而且会指向人的深层心理焦虑。遇到这种事,当事人的恼怒和愤慨是可想而知的。希望那位姑娘最后能追回自己的身份。

    顺说BTNE你三观不正嘛。这有什么好萌的?在搞清楚那人的目的动机之前不要说这种行为萌好吗?虽然爱你爱到变成你听起来还是有那么点萌的……

  • 说的是目前正在熬的某个短篇←也许要变中篇了=______,=

    上周二想到它们的时候脑子是一片混沌,只有几个碎片在那里飘来飘去,一边闪着光一边向我招手,来看我呀来看我呀,这么说着,诱惑我去把它们写出来,给它们一个可传播的物质形态。之前的破事正好卡住了小亚瑟去见哥哥那一段,昨天写的时候感觉像照片?胶片?还是类似动画那样的?总之比起八天前那可明晰得多了。有时候写小说就是这样一个过程。

    昨天又写到了贵族。这个地方原本是空白的,我不知道亚瑟去探望哥哥的时候如果没有其他人在场,他会以怎样的方式和表情落荒而逃,逃离他想要强加给弗朗西斯的愿望。上个周末构思出这里的情节,但一直没有合适的心境把它写下来。昨天用我习惯的节奏和分段略微缠绵地写下新的文字,到了哥哥的描写意外地觉得他有点好玩。或者说,小少爷那样看待哥哥会觉得还蛮可爱的。从他的角度去看,那些夹杂了他的情感和偏好的关于弗朗西斯的“事实”,让整段文字读起来竟多了几分生气。这样看起来恶友组果然是活跃担当XD

    小鹿的比喻延续到这一段了,噗。比起吉尔伯特和阿尔弗雷德,我觉得亲分即便是活跃担当也是没什么破坏力的人,至少不能和前面那两位比。关于这次的人物,写到今天我有许多感触,不过还是等写完了再总结比较好。同时,对于我竟然写了这么奇妙的一个小团体表示……佩服。虽然《小说家的烦恼》还是这五个人,但是密度完全不能同日而语。如此稠密、如此缠绵的人物关系和内视角,我还是第一次用在这么多人身上。算起来原本最有可能第一个实践这种写法的是大系里的米英+露中+中英港,算起来是两对恋人(?)两个兄长,从小香的角度看亚瑟和露西亚都很有意思XD尽管当初对亚瑟阿尔王耀伊万小香的理解不能和现在相比并论,但毕竟是比西普奥熟悉得多的人。写这篇文,在某个方面也是抱了破釜沉舟的决心。尽自己的能力去揣摩、想象一种全新的关系网络和其中的每个个体,要是真的不理想也不至于太遗憾。

    后面的情节从读者的角度看可能有点超展开,不过和以往一样,《看不见的恋人》中的情节和细节会和《小说家的烦恼》、《夏时雨 砂时计》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反正我就迷恋这样的关联性嘛=3=

  • 2010-10-19

    最近的活动 - [圈内见闻]

    说的不是让我的工作伙伴和上司死去活来的那个果冻,而是昨天和劈网卡同学鸡血了半个下午的同人活动~

    劈网卡同学出的家教小说本终于接近尾声了。她很敬业地开始考虑尸鬼本的问题,这些天我们见缝插针在QQ上聊尸鬼(和闪光)于是,差不多也该开始宣传了吧……?

  • 2010-09-13

    出离了愤怒 - [话痨吐槽]

    目前欠债——

    尸鬼同人一篇

    日文原版小黄书读书报告一份

    王耀喝茶坑

    阿梅穿越坑

    连五驯龙坑

    法奥EVA坑

    小说家的烦恼

    阿普的亚瑟观察日记·水面下的波纹

    这日子要怎么过啊!!?

    碧瞳姐姐今天和我说,再不确定小黄书的清单她就要三观不正给我看……表示自己刷不来密林=__=你就笑我技能太少了好了

  • 给碧瞳姐姐的读书笔记,黑喵和夫人也可以看

  • [本日志已设置加密]
  • 今天看完了后半,一共分了三次读完,惯例地来说点啥。

  • 我的人生就是挖坑-填坑-挖坑-填坑的循环

    《乱鸦之岛》我是放弃了,不过这本书还是能说说感想的

    其实这些天读了另外两本小说,心里有点……微妙

    ---------------------------------------

    本以为是一部长篇推理小说,没想到是六个小中篇构成的系列故事,而且推理元素的比重和我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还不如说那天我太想当然了于是把这本书当成推理小说了吗?!

    同一天借回来的《乱鸦之岛》首先看完,由于还得太快导致读书笔记没法写(抱头)。《日本推理名作选 浜尾四郎 卷一》看了其中的两篇半,想放一放在看。《意大利幻想曲》是因为作者的关系借回来的,浅见光彦系列嘛。随手翻了一页却觉得看不下去,不知道是因为题材牵涉到宗教秘宝了还是因为这个译者的简历给我造成一种偏见了……还是先来说说《死神的精确度》吧。

    刚才看了一眼封底的宣传词,我想说这东西果然写得很不地道,我从大学时就开始无视封面封底的广告果然是正确的(……)条形码上方的上架建议看得人真是没蛋也疼,难怪图书馆会把它和推理小说放在一块儿,我看完第一个故事就想说:这东西哪里推理了?!

    谁要是因为图书馆把它和推理小说放在一起而和我一样误以为翻开它能读到一个(或者一系列)精彩的推理但最终设想落空,由此产生的忿忿不平可以全部怪到出版社头上。单以宣传和内容在小说类型上的名不符实程度来说,这本书真的是挂羊头卖狗肉了。

    我觉得它更像不太轻的轻小说。轻小说这个东西本身的定义就有点含糊,还包括了许多文化立场和价值判断,认真探讨起来真是没法说。我说它有点像轻小说是因为它的幻想性元素,或者说独有的设定,很有那类小说的风采。但是和许多轻小说拿设定当卖点(之一)、极尽所能地细致化的做法不同,这位作者他显然不乐意对设定进行超出情节发展和读者理解的必要程度的铺开,反而是慢悠悠地讲着一个个明明是在生活节奏很快地都市中发生的故事。作者的笔触有种奇妙的点到为止,无论描写叙事经常给我一种“喂这么点就完了吗?再说点什么吧”的感觉。故事本身的节奏不可谓不快,然而读起来就是有种懒洋洋的闲散味道,还特别抒情——虽然他抒的这个情我不见得全都读懂了、读懂了也不见得全都认同。

    书名和内容稍微有点脱节。精确度神马的,看起来还是挺像一个充满诡计的推理小说的好吗?可里面偏偏是这样的东西……悬念不是没有,杀人案不是没有,但它真的不是推理小说啊(抱头)也许我应该配合出版社的宣传、在日志里把它写得天花乱坠以此来欺骗无知读者报/复/社/会。撇开让我怨念不已的分类错误,这部小说本身倒还是值得一读的。作为消遣它的口味淡了一些,心浮气躁的时候也看不太进去。里面的某些故事很有中学语文课本选录的、古早的日本短篇小说的风格。有的呢,换一个角度换一种写法,可以很精彩很扣人心弦;而有的,就真的………………只是清汤寡水了。如果不喜欢那种温吞的、抒情的、散漫的、略带人文关怀的、能把杀人案轻描淡写的调调,还是不要看啦。

    最后还是想说,这个设定也好、里头的故事也好、本来可以写得更精彩更紧张一些,然而这些在主人公的性格和作者的情调面前都是空气,是浮云。

    我就是怨念了。

  • 股长和书记的Guest已经欠了很久,今天无论如何都想写出来~

    早上对着故事集子又重温了一遍,想想自己真是遇到两个难对付的主了(你们两个都是坏人啊坏人啊)看懂了就会觉得很虐,虐得不动声色,虐得很散文——基本上虐得像诗歌这不适合用来描述露中文——再不写要变成心病了,唔嗯。

  • 围观豆公的微博相关帖时看到了这个,觉得非常有意思所以转载一下(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仿照《推理小说十诫》而作,主要根植于耽/美小说区别于其他类型文学的特点,以及一些纯粹写作技巧上的东西。违反这十条中的任何一条,并不一定会被排除在耽/美小说的范畴之外,但可以肯定这不会是一篇足够优秀的耽美小说。

    一,穿越文必须根植于主角穿越前的能力、阅历、性格,不可出现女变男或男变女
    二,不可出现无性人、双/性/人以及包括但不仅限于此方式的男/男/生/子
    三,不可令所有男角色都是同/性/恋,尤其不可令所有男人都爱主角
    四,不可创设男/男/恋及男/男/婚/姻为社会主流文化甚至只有男人的世界
    五,除神鬼修真志怪奇幻题材之外,不可出现纯粹的人/兽相恋
    六,世上一切皆可不美好,但不可刻意渲染令人生理而非心理不适的丑陋
    七,除非有推进角色关系的需要,不可出现无目的且无休止的床/戏/描写
    八,渲染古装宫廷或架空历史文中人的文采时,不可强行原创任何体裁的古典诗文
    九,不可将喜剧结局单纯根植于主角强韧的生命力或并不存在的神奇药材
    十,如果必须使用“床/笫/之/事”这个词汇进行表述,不可将床“笫”写成床“第”

    附注:本文所及只限原创耽/美,不涉及角色设计的条目可通用于同人文学

  • 这句话不是什么真理也不是什么准则,看完全文不认同我观点的人请不要来和我较劲,这是毫无意义的行为。

  • 我觉得冬天起来一边烧水(无误,是烧水)一边看小说是一件非常搞笑的事情。昨天用这种方式看掉了银弹的台版脑袋上一点。小说和音声剧脚本真的是很不同的感觉呢,叙事节奏啦故事结构啦视角变换啦,都会差很多,所以好的脚本改编者是相当重要的。

    脑袋上这一点看下来,我觉得人物有点反了……总觉得泽村那张脸应该是yusa的声音才对,要说年龄不合并没有这样的感觉,为什么yusa会去配水岛这个角色呢?看小说和插图并没有觉得这人气质很部长(御堂嘛)好吧,也许这也算一种固有印象吧。总之看小说不会想到是这两个人来诠释泽村和水岛。

    不得不说近藤同学真的很……GJ~!我记得七七好像也对这人挺有好感的。所谓演什么像什么,不会框死在一个或者几个角色类型的感觉里面,大约是这个意思吧。

  • 什么都让老祖宗说中偶尔也会有不爽的感觉,不过到今天为止,看了《维也纳包围》和《轨迹》之后能够很深地体会到那句话。人参最大的杯具不在于被同CP的作者雷到,而在于被其他CP的作者萌到。

    作者的自尊心这种东西,在进行审美的时候是个很大的妨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