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心里,有一个燃烧到爆炸的宇宙
  • 论“理论”的合理性和“不合法性”

    论APH大陆同人圈的特殊性

    论同人小说的散文化、断片化和其他非小说化

    论“历史向”是如何取得霸权地位的

    论“欧风”是如何被过分抬高的

    论“梗”是如何被过分抬高的;如何分辨梗和用梗

    论“国家性”如何被生搬硬套

    论丰富多彩的党争

     

    人物角色篇:基本上就是对人物形象标签化、模式化的摘录和抱怨

     

    从少女到渣攻——亚瑟

    从情种到娼妇——弗朗西斯

    从KY攻到家暴男——阿尔弗雷德

    从暴君到文青——伊万

    无法正视的祖国——王耀

    无法正面提及的友邻——本田菊

    从少女到弟控——基尔伯特

    从酱油到兄控——路德维希

    从音乐家到万人迷——罗德里赫

    从同人女到炮灰女主——伊莉莎白

    从天然黑到“艺术品”——安东尼奥

    透明般的存在——贞德、艾朵/丽兹、冬妮亚

  • 主要是我……经常读了一半就跑。

    其实这两天在读神棍堂系列《涂佛之宴·宴之支度》的上卷。这一部看着就太长太多,所以我之前绕道先去读“小京极”三津田信三的作品了。看完觉得还是应该读一读正牌货的文字洗洗舌头,不过正牌货的东西这次也不太好啃……

    下午翻了翻硬盘觉得这样不行,搬出买回来之后没怎么用的西部数据1T移动硬盘,开始倒腾动画片(……)本来有一个150G的移动硬盘,下午就是倒过来倒过去,把想留的动画放在合适的地方,不想留的删光。顺手理了一下自己出的本子的插图、封面、排版文件,怀着复杂的心情删了三个大游戏,然后就理到同人文这边了。

    自从我摸清自己“面对网页阅读文字的战斗力只有5”这个可悲的规律之后,我习惯不定期地找点小说,转成txt塞进手机看。之前找了几篇法英但是一直没看完,或者说连自己哪一篇看完、哪一篇没看完都不敢肯定,于是今天理到这个文件夹的时候情不自禁地看了起来……

     

    为毛明天是周一的TBC

  • 今天去扫墓,怕路上无聊,于是提前一天往手机里塞了小说。今天坐到车上,掏出手机想在路上看完半篇,可是结果却不怎么令人满意。塞进去的两篇,一篇是看过的拿出来重温,一篇是冲着那个作者和CP去下的,就当比较阅读。

    先重温那篇看过的,看着看着生出一种在看劣化版的感觉。因为看过一遍所以剧情都知道,也因此更加容易没耐心,于是去看了另一篇。结果另一篇更让人失望。最后我放弃不看了,拿着手机打盹,睡得半梦不醒的,还有点晕车。

    回来的路上又试着看了一点,依旧看不下去。这下真的没办法了,只好睡觉(发短信也没人理嘛)一回到家就敲另一个看过这位作者的东西的人吐槽树洞。

    今天之所以会有种强烈的被欺骗了的感觉,说到底还是过去的一些假象让我对这个作者的期望值太高。在之前读过那些人(糖然、阿茶 | 陈小菜、蓝淋)的小说之后,再来读她写的东西,顿时有种难以忍受的不适感,文笔上的缺陷、叙事上的短板暴露无遗,就算我没看后面那两位原创大手的文——事实上我读她们的小说,一来是对特定的篇目本来就感兴趣,二来是想接触不同的文体文风,保持良好的阅读感觉——她依然没法和前面那两位作者相提并论。

    回来和别人讨论过之后,我很胸闷地发现她的东西完全就是劣化版,文笔描写是某人的劣化版,对亚瑟对法英的理解把握是某人的劣化版,剧情主线是“看了什么美剧于是自己也想写那样的”(原话引用)。最可怕的是控制故事的能力,几乎每次都是写到半途就熄火,然后莫名地就烂尾了(这个结论加入了好同学的阅读经验)坑太多也是因为后继无力。说到底就是兴趣转移太快,没有持久力。

    进一步讨论到整个CP,其实好同学比我更早发现,她们就没有不玩票的作者。用玩票的心态去写文有哪些具体表现,看贵圈的“名作”、“大手”就知道了。悲痛的是这位好同学还挺喜欢这个CP的,可作者方面就是不给力,要么昙花一现,写了一篇好文就销声匿迹了;要么写着玩玩,压根不是认真的。我只不过高估了一个作者的实力,她是实实在在地被这位坑怕了。

    真特么……耐性被狗吃了。

  • 2011-03-08

    阶段性小结 - [阅读写作]

    这次的企划是真·蛋·疼·不·解·释!
    昨天写完露中侧的开头我就深深地动摇了:这样下去真的不会精分吗?这自己搞死自己的架势是要怎样?!!
    这么个东西每更一次就会有几只到几十只不等的神兽在内心默默凝视苦逼的我。

    法英侧又一次写成了这个样子。哥哥,你……我……
    自己重复自己一点都不好玩,所以这次绝对和上次不一样啊不一样TAT!
    故事主线不一样世界观不一样人物关系也不一样,唯独亚瑟本科阶段的专业是一样的(我勒个去!)
    我…并不是每次都想让哥哥出师未捷身先死=_________,=|||||||||而且这次,有人陪他……
    《看不见的恋人》那边也就那样了,不可能用正常地顺叙把当年的前因后果都给倒腾一遍。有机会的话我想多写写他们的大学时代,五个人暧昧复杂的关系什么的……
    这次的文风又有点变化了,不过目前说不上是哪里变了。叙事视角方面有一处好像用了老王说故事的手法,其实那个地方的转换现在再看会觉得有点怪。

    普奥侧我先给自己洗脑,看了几天“普通的普奥文”才动笔写的。
    ……不过写出来还是一副__________的样子。
    去湖边的小山丘看不知道何时会出现的流星,这种土气的构思也是唐床上的时候想到的。我经常觉得自己想到的情节和场景是大路货,从过去到现在。因为是大路货,所以要老老实实、踏踏实实地写出自己的特色(咦?)写出它本来指向的那个东西,抽象的、作品的表达核心。
    最有浪漫主义气质的就是这一组啦!连时代感都比另外两组靠前一点。

    露中侧,诶嘿嘿嘿~~~!
    把股长的露中文翻出来,随便从哪里看起都能咂摸出味道。
    说起来我的本色文笔(或者说文风)比较接近法英侧,普奥侧和露中侧都需要强烈的洗脑才能扭过去。股长的文果然一下子就能把人洗过去w书记说这次有乡土味,说明我学到皮毛了XDDD
    那开头看上去像个剧透。不仅透了它自己,还透了法英侧和普奥侧。不过正确的说法应该是“埋下伏笔”或者“设置悬念”这样。
    我笔下永远不变的人只有老王吗?无论是哪种设定、怎样的人物关系,“王耀”给人的感觉都始终如一,股长是这么觉得的。
    但曾经有人说,《夏日の逃避行》里的王耀有了变化,和以往米英世界中的他不一样。
    我想这次,也会有点不一样吧。

  • 下午坐在阳光很好的地方读小说。那种通透明亮的感觉实在太好了,无论多么阴郁的文字都读得下去呢XD和昨天的天气真是鲜明对比。久违了的阅读体验呢。果然冬天有太阳的日子就应该大开窗户,沐浴在下午的阳光里读书><~~

    今天读了岛田庄司的《奇想·天动》。这本书真的太……超展开了。回想一下,其实岛田的悬念设置向来有伏线千里的赶脚,一篇小说经常是看个开头猜不到中间。而且他很喜欢在小说里加入对社会现象(甚至历史问题)的描写和思考,于是整个故事的走向会变得非常比妙。这部小说不仅是犯罪手法玩大了,一些偶然因素也组合得相当……有排场,更让人咋舌的是他居然写了那个。读了这本小说,我真不知道还有什么(三次元梗)是他不能写的。

    -------------------------------------

    今天又努力了一下去读两篇法英文,还是看不下去。搞了半天是人称和语感的关系吗……?第一人称果然是大杀器,基本上坚持不了2000字orz这是偏好问题。

    微妙地代换第一人称的全知视角很妙。照碧瞳的说法那样写大方向上没有错。其实同人作品中的一个常见现象不就是过分倾斜某一方视角(和主观感受)。两方视角的栗子是有的,不过无论原创还是同人都不太好写(脱离小学生式写法的前提下)。

    忽然想到,两方视角用来表现两个人心意不通、感情微妙错开之类会让读者焦灼、扼腕的状态,似乎比较给力?

    其实不单是同人小说,即便是原创耽美我也对第一人称敬谢不敏,总觉得这种写法很容易出问题(创作意味上的),对作者而言比较“危险”……

    -------------------------------------

    虽然CC8日志写过了但还是想说,《逆光》能卖完真好~麦子的一青本差两本完售。纯小说本真是各种艰难,尤其是个人本……

    昨天忘记写了,有个姑娘问碧瞳和黑猫“你们为什么不帮她写?”,看来是喜欢合本。我第一次遇到这么直白地表达出自己喜欢小说合本的姑娘……?当时告诉她米英今年有两个小说合本就好了,反应不过来啊……不过她的思路真的蛮好玩的,来摊位帮忙不等于那人也写文混圈啊。だいだい,一直以来陪我出摊的丸子就是彻头彻尾的圈外,黑猫和碧瞳也是。我一直都是出个人本,让其他作者或者读者来摊位帮忙不会有点奇怪吗……?读者是读者,同行是同行,同好是同好,朋友是朋友,这是完全不同的身份立场啊。

    -------------------------------------

    今天看到一件令人毛骨悚然的事。是说某姑娘换圈换QQ和ID,时隔多年发现她在某圈曾经的ID和QQ被人盗了,还和她在那个圈子的朋友打成一片。虽然也有人开玩笑说那人爱上这姑娘了,但我还是觉得挺可怕的。一方面是此人可能会骗钱,或是做出别的下限、败坏那个ID真正主人名声的事;另一方面是身份上的偷换和替代,这本身就很可怕,而且会指向人的深层心理焦虑。遇到这种事,当事人的恼怒和愤慨是可想而知的。希望那位姑娘最后能追回自己的身份。

    顺说BTNE你三观不正嘛。这有什么好萌的?在搞清楚那人的目的动机之前不要说这种行为萌好吗?虽然爱你爱到变成你听起来还是有那么点萌的……

  • 总之就是这么回事了。

    试一下晚饭前可以话痨多少内容出来。

    -----------------------------------------

    下午是为了转换心情才跑出去的。待在家里有电脑在,好像不太容易看进字的感觉。带了68英里、逆光、冷藏库和改变世界的同人祭,换上外套,带了几十块钱,弄得要约会似的出门了。

    两点的阳光很好,走起来就觉得身体变暖和了。那天夫人说我这几年体力变差了,其实不单单是宅在家里的关系,这一年多的心力消耗太多也是原因之一吧。

    到了想好要去的店,买了点吃的喝的,带去轻轨站的KFC。沙发位果然都被做掉了。有中学生讨论作业,有中年人谈论工作,也有独自呆着的女性在店里做十字绣。坐下来边吃边看,先把《改变世界的同人祭》扫视了一遍,挑自己喜欢的几篇看完了。

    翻了一下冷藏库。其实到底是冷藏库还是冷藏柜我都不敢确定。这个本子拿在手上感慨真是太深了。那个时候骨刺还没有去米国,我还不认识加藤,更没看过ff7111姑娘的文。这个本是在ComicCup和ComicCon还没分家、还是一个展会的时候做出来的东西,那时候我对同人本真的是完全没概念好吗……08年6月1日,上师大桂林路校区,真的很怀念啊……

    -----------------------------------------

    昨晚吃过饭想继续来写的,结果大巴不争气害我把这篇日志搬到百度去了。可是后来有别的事于是百度那边根本没写,只好今天来完坑。不过再怎么说也比昨天那个吸血鬼漫画家的碟评要好,那篇之所以会坑掉活生生是被我妈掐掉的……

    于是接着说冷藏库(冷藏柜)我不知道当事人现在回头看会不会觉得这是青春的纪念。事实上我觉得很多本子都是黑历史+青春的纪念,除非参本的人再也不写文、谈不上进步进化,不然过去的作品终究是个黑历史。当然要是日后退步了的话,基本上就欲哭无泪了吧。“哎呀原来我当年也能写出这种东西啊(现在写不出的意味)”之类的感慨。

    接下去又读了一遍《68英里》(的五分之一)和新买的《逆光》,对逆光的观感昨晚已经消化掉了。要不是这个本的核心似有若无我也不会顿悟一样跑去写一篇那么长的日志,还对本子的分类标准进行分析讨论。简而言之,这不是一个仅仅将若干篇文堆在一起的本子,作品之间存在某种内在的关联,这种关联性或者说一致性,整个地提升了这个本子给人的阅读感受。关于这个话题,更详细的还是回那篇日志说比较好。

    至于68,我只是又一次验证了自己有多喜欢终点站的那篇。一个本只看了50%而且永远停留在50%真的挺那啥的。尽管结构上做出了那样的设计,但内容没有达到那个效果;它只是“很萌的文挤在一起”(这话不是我说的)。

    昨天回家之后收到之前在淘宝上买的两个米英漫画本。这两个本非常有意思,里面所有的文字都太小,真的太小,对白独白象声词无一幸免。我翻了第一本感觉信息量比想象中的大,或者说看着那个分镜你想不到原来他们有这么多话要说。第二本的字实在太多太密我就没看下去,但是脑内了一下,觉得要是换一个作者来画但要维持这个信息量的话页数恐怕会增加一些,也就是说现在的这个节奏太紧了。不知道出于何种原因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国内同人漫看到现在,见过草稿风的、偷工减料的、信息量太少的,但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其实作者你多画几页我也不会觉得你坑钱……?这内容不是挺充实的吗?

    说到坑钱,这个本有个隐性掐点,当然对我来说不算掐点。第一册的实际内容是17P,后面3P是FT一样的东西;第二册索性连FT都没有了,16P内容,但是淘宝页面上这两本都写着20P。联想起之前在微博上看到的“因为本子有两张蓝色的衬纸所以P数不对所以给了中评”,我深深地为这个本的作者担心……话说这个本的通贩包装得不错啊,第二册的封面也是光膜就好了~

  • 2010-10-19

    最近的活动 - [圈内见闻]

    说的不是让我的工作伙伴和上司死去活来的那个果冻,而是昨天和劈网卡同学鸡血了半个下午的同人活动~

    劈网卡同学出的家教小说本终于接近尾声了。她很敬业地开始考虑尸鬼本的问题,这些天我们见缝插针在QQ上聊尸鬼(和闪光)于是,差不多也该开始宣传了吧……?

  • 2010-06-22

    无题 - [综合话题]

    刚才沿着最新的来访URL回访,发现是阿晓姑娘的非FC2博客。随手拉了一下看到一些三次元相关的烦恼和感想(感情和想法),恍惚间觉得有点物是人非……

    其实从我的博客看不出什么东西啊,除了在某个地方待得很压抑、看了不少推理小说、持续着被调戏的QQ生活(什么?!)我一写文就没有心力写博客了。米纳米酱还说我的世博游记看完都会觉得累呢……

    是说最近夫人也暂时消失了。世博志愿者的工作完成之后应该是去考试了吧。上周末不是有很多人去战四姐六姐了嘛XD就是四六级呀~现在想起来连这个都是遥远的记忆了,更不要说高考……

    说到高考,“一地”的人民那个平均年龄真是挺喜感的。我在声圈的朋友全都已经过了这一道关,可是“一地”有很多常住民今天刚解脱。遥想闺蜜当年对我的抱怨和控诉,不是完全没有道理,但是也没能驳倒我的主张。具体是什么事我换篇日志说。

    不过……最近的某件不愉快的事似乎打破了这个观念。还不如说,整个二次元女性向亚文化圈整体滑向了某个并不能算好的趋势,整个圈子都小粉红化了。(当然出身粉红的一地自然相当严重。)

  • 这句话不是什么真理也不是什么准则,看完全文不认同我观点的人请不要来和我较劲,这是毫无意义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