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心里,有一个燃烧到爆炸的宇宙
  • 2010-01-17

    今天似乎太悠闲了 - [话痨吐槽]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windykaoru-logs/56514281.html

    怎么说呢……昨天去看柯南国配版,然后去复旦的南区一条街买了一些书。朋友说你这么喜欢看书何不办张借书卡。可能是受这句话影响,于是今天去了曲阳图书馆。

    话说我最近买的小说——我也不说“最近买的”了,反正是小说为主,硬要说的话也只有日本妖怪图鉴加上山海经不属于小说——真的是各种各样,放到某地去我的品味是要被嘲笑的,枕头旁边堆着几本镜系列,还要感谢她们提起这个呢。

    最近买回来的小说除了台版的部分几乎都是比较新的书,按照那个欠抽的行业协定是所谓的“新书”,不可以打太高折扣的新书噢~早上开始看沧月的云荒第二系列·羽·第一卷。这本书和四娘出的书相比性价比还挺高的。话说我真的不明白陈晨的《浮士德》页数只有七堇年《大地之灯》的三分之二,字数为什么会比那个多。肖以默的《白色群像》是四娘出的书里我个人看着最舒服的一本,厚度和开本都很适中,封面也没那么刻意。

    说起来岛田大师和东野的小长篇似乎都有做成精装书的趋势。周四小文子送给我的《开膛手杰克的百年孤独》和之后买的东野新作(大概)《圣女的救济》都是不满20万字的小长篇。当然小长篇这个说法也只是我随口这么说,观念中一万字和十万字分别是短中长的分界线,大陆的长篇小说习惯上似乎是20万字起跳,台湾的言情和耽美则是六万起跳,日本的耽美和轻小说则是十万起跳(虽然我不知道日语是怎么计算字数的,大概是按照文稿纸那样算?他们的文稿纸是20×20,也就是250页这样?)以上纯属一家之言,有谁误入这篇日志也不要把这个当做权威说法。而岛田大师的这部小说汉译版是十一万字,今早我拆《救济》之前目测了一下,估计它是十五万字。版权页上标注的是155千字。嘛,做硬精装确实是有这方面的考虑吧。说句无关的,我认为沧月的两版镜系列在装帧设计上做得挺好,今天在曲阳图书馆看到可能是第三版的镜,一样是软精装,不过封面设计换了,如果可以选的话我更倾向第三版。

    不知道为什么,还是喜欢硬精装采用的那种比较白的纸张。那个应该是双胶纸吧。沧月的软精装版镜系列以及市面上的很多、呃、青春读物,用的都是再生纸。最近新买的大陆出版小说现在都摆在我的床尾,一眼看去最白的是《圣女的救济》,最不白的是四娘的公司出的三本书。话说那两本硬精装都是32开,小小地拿着真舒服XD平装的《巴提斯塔的荣光》和《浮光》的颜色看起来很接近,没有那两本硬壳书那么白。其实京极夏彦系列的用纸我觉得很理想,既不太白又不太黄(这句话好囧),手感非常好~~~

    中午去图书馆,本意是想找明晓溪的新作。嘛,就是这么奇怪的品味了,俗又俗得不彻底,装也装不起来。天知道我对多少小说是怀着“围观”的心态去看的……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最近买的小说图书馆一本都没有,虽然没有查过图书登录,但是没有的可能性应该也不小吧……看了半天拿了一本罗念生文集,两本绫辻行人的馆系列以及两本其他推理小说。去蓝蓝路吃午饭,边吃边看。

    绫辻行人的馆系列在我大学的时候全部读过了,今天看简介的时候没能一下子反应过来。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说确实有值得回味的地方,尽管说不上究竟是哪里。回家之后抽风地去卓越、淘宝找这套书,果然不太容易买到,不知道小文子当年有没有买呢。

    (应该是未完待续)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半夜三更 2010-0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