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心里,有一个燃烧到爆炸的宇宙
  • 2009-10-03

    R20的人生是个杯具 - [圈内见闻]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windykaoru-logs/47503549.html

    Oblivious~国の境界~ R20

     

    /0

     

    “                                      ”
    视点突然落了下来。
    如果需要解释的话,就是类似躺在地板上的视界吧。
    知觉中还清晰地保留着位于高处的视觉影像。
    就像摄影师拙劣地切换镜头那样,没有任何征兆地,掉落下来。
    嗅到某种熟悉的气味,一时间却想不起来。
    即使从这么低的位置看,他还是能够认出这个房间。
    应该早就已经崩塌、消失了的,他与■■■■■■■——
    地板上蓄积着一些红色粘稠的液体,温暖的感觉。
    他努力向下看,红色的液体模糊地映出他的脸。
    那毫无疑问是自己的脸。
    移动视线,他看向白色的床单。
    这个房间里还有其他人。耳朵捕捉到类似砍伐或是切割什么东西的声响。察觉到的那一刻,声音变得震耳欲聋。他想伸手堵住耳朵,可是不行
    视点收到限制,他看不清在床上的是谁。
    咔。咔。咔。
    听到粗壮的骨头被砍断的声音。
    啪嗒。啪嗒。啪嗒。
    听到大量液体喷溅尔后滴落的声音。
    啊,这个天花板真叫人怀念啊。他情不自禁地想。
    噗叽。噗叽。噗叽。
    听到柔软充实的腔体被剖开的声音。
    哧溜。哧溜。哧溜。
    听到内脏被掏拉拽抽的声音。
    地板上的液体越来越多。不祥的颜色,不祥的气味。
    终于,床上的人挺起上身。看到他的瞬间,视线模糊了。
    好像是水进到眼睛里了。
    舌头尝到一点咸涩的味道,不知何故又夹杂了甜腥味。
    他想用手擦拭眼睛,但是他不能
    一块东西滚到床的边缘。他看清了那个东西,于是明白了。
    男人手上拿着一团肉块,带着虚幻的、似是而非的表情环顾四周。
    最后,他们的视线交汇。偏偏这时候,眼睛里又冒出水来。
    他无法擦拭这些液体,因为他的手在那里,苍白无力,摇摇欲坠。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男人犹如走投无路的野兽,发出绝望悲恸的哀嚎。他金色的头发、健美的身躯都沾上了红色的液体。
    蓝色的双眼中只剩下疯狂。
    他手上的肉块隐隐冒着热气。
    ……那是血的气味吧?
    啊,原来自己被这个人杀死了。
    被他最爱的■■■■■·■·■■。

     

     

    亚瑟觉得身体好像变成了一个空壳。
    明明感知得到身上盖着薄被,握紧手却什么也感觉不到。
    身体的内侧化为虚无,他只能这么想。
    意识昏昏沉沉,眼皮重得睁不开,手脚都使不上力。
    身体轻飘飘的……
    刚才的,是梦吧。
    色彩不均匀的梦。
    他只记得红色、金色和蓝色,其他的部分都像老电影一样,灰蒙蒙的。
    然而他知己的颜色。一闪念的工夫,竟然已经记不清梦中的场景。
    …………
    感到一股暖意。
    有人握住了他的手。
    亚瑟用力睁开眼睛。
    …………………………

     

    啊,是这个人,杀死了“我”。

     

    分享到:

    评论

  • 掩面~你75我20未满..
    回复丸子说:
    你嘛……你不带的,教主夫人嘛=v=+
    2009-10-03 14:58: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