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心里,有一个燃烧到爆炸的宇宙
  • 2009-09-24

    贤者和钥匙 - [圈内见闻]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windykaoru-logs/47070605.html

    賢者たちの贈り物

    “唷,我现在就拆咯?”HERO站在厨房门口,向里头的人挥了挥手中的包裹。
    “……吃过饭再拆也不迟吧。”
    亚瑟背对着他说道,继续和最后一道菜搏斗。不过阿尔觉得他的动作和语气都有点僵硬。
    “我看你好像很在意……”
    “随你吧!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他大声说,那口气教人很难分辨是恼火还是懊丧,“反正那本来就是给你的东西…今天真是糟透了!”
    阿尔弗雷德当然不会漏听后面两句话。他忍不住笑了,这个人,这么多年了还是这样。或者说,这个样子的他,才是自己熟识的亚瑟□柯克兰。
    所谓的“结果”,似乎永远都会有一部分出乎他的意料,正如他永远猜不透亚瑟的想法,和对他的感情。
    直到绿眼睛的绅士将他在厨房奋斗的成果端上餐桌,年轻的英雄还在爱不释手地摆弄刚才送来的东西。
    “呐,这真的是给我的?为什么你会买这个?”阿尔弗雷德欢欣雀跃地看着亚瑟,后者假装没看到他眼中的期待,抿了口红茶,轻描淡写道:“不可能是我用吧?你的眼镜之前摔了好几次,好像有点松了。我只是随便买了一个,你不喜欢的话——”
    “谢谢。”
    年轻的绅士愣了一下,慌乱地避开那人诚挚、纯净、坦荡得有点让人害臊的目光。他怎么可能承认是自己至少七次在早上为了看时间而把阿尔的眼镜弄到地上去,以及最近他无论是看电视、打游戏还是开车的时候似乎都会下意识地抬手推一下眼镜这两件事使他觉得应该去买一副镜架,顺便多尝试一下网上购物——去实体店挑选镜架说不定会显得很可疑。好吧,他只是想不太张扬地、尽可能平常地把新镜架送给这个很多时候缺乏教养的人。
    “噢,这没什么。你看,只是很普通的……”亚瑟没法无视阿尔的神情,不知不觉就把掩饰的话咽了回去。
    本以为这件事他会一笑置之,甚至取笑几句自己的品味,但是这认真的眼神是怎么回事……?两百年的岁月,到头来自己还是不了解这个人的全部吗?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自己确实还不能把握眼前这个名叫“阿尔弗雷德”的存在其本质。不过这件事,如今的亚瑟已经不去妄想。
    阿尔弗雷德望着亚瑟——他们确实仅仅隔了一张桌子而已——没再说任何话,而是用表情和眼神传达他想说的。事实上,有些话连他都会觉得肉麻,一旦说出来这个人必定会视之为笑谈,这样就完全达不到“说”的初衷了。与其那样,还不如……
    空气不经意间沉静下来,两个人进行着非言语层面的交流(实际上他们想传达的意思擦肩而过的可能性更大。)回过神,亚瑟开始惋惜他辛苦半天做出来的食物,催促道:“薯条再不吃就软了……”
    阿尔弗雷德的手伸过来,亚瑟反射性地闭上眼睛,再睁开,却发现他把新买的镜架搁在自己鼻子上,而他正用手支着下巴,做出一副认真欣赏的模样,笑得……有点傻气。
    “你这是在干什么,阿尔弗雷德?我说过我不需要这东西。”
    “啊,这可很难说。”青年探出上身,小心翼翼地用指尖拂开亚瑟落在镜架上的前发,手指忍不住在发梢绕了个圈,“你不知道我有多爱你。你不知道。”
    浓眉绅士的脸颊无可遏止地涨得通红。他决定以后再也不送什么礼物给这个可恶的混蛋了。但他并非毫无察觉,这个人的笑容已经和两百年前不同。

    合鍵-AI KAGI-
    正しくない使い方

    阿尔弗雷德却温柔地执起他一个劲退缩的左手,妥帖地将前门钥匙——那是他俩之间唯一共用的钥匙——放在他的手心,镜片后的蓝眼睛深情地注视着他。
    “今天可要麻烦你做晚饭了。”
    亚瑟接过钥匙,沉默不语。
    “……好啊,你不怕吃坏肚子的话。”
    过了好一会儿,他颇有自嘲精神地回应道,别扭地笑着转过脸的样子,令人难以忘怀。

    ----------------------------------

    总而言之,他看到了。亚瑟把鼠标停在网络购物的窗口上,买的还是眼镜架。
    无缘无故地,阿尔弗雷德再看一眼打盹的同居人,脸颊开始发热。他不觉得有什么事值得他小鹿乱撞,无论是作为美利坚合众国的化身,还是一个普通的青年人。
    再三权衡,他决定马上离开这儿。万一这时候亚瑟醒过来,局面可能会变得难以收拾——他打定主意装作不知道亚瑟需要戴眼镜,而且那对镜片的曲度如此奇妙,也不希望他看到自己不明缘由地脸红的样子。这对双方都好,他想,蹑手蹑脚地走出阅览室。
    至于钥匙,还是换一种方式交给他吧。

    ----------------------------------

    春天温暖的风从他俩之间无声地穿行而过。亚瑟动了动嘴唇,似乎说了什么,然而他听不到。
    “……关于这把钥匙,我想把它弄得有趣些,加上点东西来表明它是属于我们俩的。这个汉堡和可乐代表我,这个咖啡杯和三明治代表你。嘿,你知道的,咖啡和红茶做成挂件后的样子看起来差不多。至于三明治,我手边没有长得像司康那样的小玩意儿,我家不生产这东西……”
    对于他这种过于天真、单纯的用心,亚瑟很难用言语来表达自己此刻的心情感受。他不明白为什么过了这么久,阿尔弗雷德还能保有这份赤子之心。这个事实让他在嫉妒的同时感慨这个某些方面很蠢的男人真的是自己养育出来的吗。
    ——阿尔弗雷德总是给他各式各样的“惊喜”。
    斟酌了几秒,他才抬起头,直面那双诚挚的蓝眼睛,说:“既然是‘爱的钥匙”,就应该用两个人的爱来装饰吧。你单方面这么做,撇下我一个人,怎样都称不上正确哦?”
    可是,阿尔弗雷德那惊吓过度的表情深深地打击了亚瑟。他气恼地转身拔腿就走,心想以后再也不说这么肉麻又拗口的话了。
    然而春天的风将阿尔弗雷德低沉简短的道谢忠实地传递过来,包含在其中的什么东西,同花叶的气息一起,浸染他的身体。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今天大失策 2008-09-24

    评论

  • 我怎么觉得乃第二次给我看的和第一次完全就不是一个故事。。。
    回复稻荷さん 说:
    啊啦……?我没听懂你的意思……
    2009-09-25 09:06: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