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心里,有一个燃烧到爆炸的宇宙
  • 2009-07-06

    挽救回来的寿酒日记 - [话痨吐槽]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windykaoru-logs/41989931.html

    昨天去考一级了,前天去喝寿酒了,所以两天都没写什么东西,今天补上。

    (其实我觉得这个习惯……蛮可怕的……真的是习惯了每天汇报一下小结一下吐槽N下= =|||||)

    前天的寿酒

    前天是我二娘舅五十岁寿酒。由于大前天我一时手贱,错删了一个系统文件导致电脑重装,重装之后D盘的很多应用程序由于注册表修改而启动不能,导致我必须连同这个部分一起重装,并且其中adobe audition3.0是最难伺候的一个,到现在都没有完全恢复过来,我要做好以后只能用英文破解版的准备。大前天忙了一个晚上都没洗头,结果只好前天早点起来洗。10点不到出的门,去接我外婆。关于老人家我不能在博客这种地方吐槽太甚,只能说她不够自爱,也不知道究竟是不是做了好让别人关心她——小孩子也会有这种举动不是么?老人家早饭约等于没吃,我妈给她买了一个包子,自己也买了一个。想我妈也是有点搞笑的人。我起床之后只是吃了个苹果和鸡蛋,说是等一下中午有好的能吃,后来的实践证明我吃一餐正常的早饭对于那天中午的胃口毫无影响。

    三个人在路口的树荫等了大半个小时,寿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了——因为我很有先见之明地带了语法书出门,所以不像两位长辈在那边干等——会合之后扬招出租车,一时之间居然还没有空车,等好不容易坐安稳了,已经11点多了。我们这边的内环上匝道拥堵异常,好不容易上去了内环高架路本身也有点堵,我闭起眼睛养精神。从武宁路下来的时候突然觉得有点怀念,果然开到我认识的地方了。以前曹杨路班车(中山公园班车)就是在那个地方下来的,只不过是反方向。之后就有趣了,经过银宫门口,往长寿路亚新那个方向开。上了长寿路,开到我上次走过一回的路口,往左小转弯就是我们要去的酒店。

    到了酒店门口我才明白我妈为什么说之前来过。几年前三舅舅回国的时候确实来过,不过当时是从另一条路开过去的,而且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长寿路游歌,也不知道亚新到银宫、新西宫是这么走的。现在就不同了,感觉有点亲切(?)上去之后果然没到齐,我们不是最早的,也不是最晚的。

    很久以前就想写这么一句话,我终于有姐夫了。因为在论坛和群看到别人姐夫姐夫地称呼某个人,联想到自己真的有姐夫了,就觉得有点好笑。我姐夫姓聂,和我姐姐是一个公司的。我爸妈都叫他小聂,我是从他第一天来我家做客就叫他姐夫了。这个姐姐倒也不是我唯一的姐姐,但是小时候特别亲,虽然高中以后来往少了感情有点淡了,但是想到她终于要结婚了、有个好的归宿了,还是觉得高兴。她也有过很不顺利的时候,不过因为专业的关系,终究还是比我吃得开,再加上做人比我成熟世故,现在过得还不错的样子。

    回过来说。寿星一边和亲友叙旧一边点菜,同时大家都在等最后两个人。在他们来之前冷盘上了一部分,那个时侯我已经很饿了。所以我上面说就算是一餐正常的早饭也不会影响中午。那家饭店上菜有些慢,冷菜一次次上来,后一次来的时候前一次已经吃掉大半了。人到齐了之后是17位,想也知道消耗起来很快。冷菜里面我喜欢鹅肝,热菜的话,椒盐龙虾和梅干菜肉卷都不错,烤牛骨的牛肉有点老,味道很好但是嚼不动。那疑似黑鱼的清蒸菜我没碰。茄子寿司吃了好几个,鱼面筋也很鲜美,配上菜心和火腿片更好。最最喜欢的是蟹斗~嘛,因为我确实是穷人所以没吃过好的蟹斗,第一次吃所以对这个东西印象很好,那么小的蟹壳里面塞得满满的,姐姐要了一碟醋解腥。龙虾泡饭和炖鸡汤应该都算汤吧,都盛了一些,那鸡煮得可真烂……烂不是不好吃那个意思,纯粹是说东西很碎很容易咬。

    吃完正餐,姐姐订的蛋糕上了,是宜芝多的蛋糕呀~~~!洒满了巧克力粒,或者说整个看上去就是巧克力酱拌进面粉做的(描述不来啊……),夹层里面还有好多蓝莓。姐姐居然对服务员说给这位小姐切大一点,ORZ一百遍。我之前吃了两个蟹斗,一大堆别的菜,失手夹进碗的鸡腿,真的已经不行了……后来只好慢慢地把蛋糕吃完,吃一会歇一会倒也真的吃完了……

    ----------------------------------------------

    以上是稻荷桑挽救回来的部分,我真的不明白大巴为什么会把这么正常的内容河蟹掉……话说那个蛋糕呀,绑盒子的绸带我带回来了,很长,质地很好。不过我看到这带子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是给自己扎上缎带/绸带/丝带的克哉或者亚瑟……腐女子的妄想为什么在这种时候也会发作呢……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连续失态 2009-07-06

    评论

  • 还在用AA1.5的某人飘过……
    寿酒真好……远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