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心里,有一个燃烧到爆炸的宇宙
  • 说的是宽叔遗作和虚叔搞死魔法少女……

    不知怎么,就是完全提不起劲来追新番动画。食梦者玛丽弃番,放浪少年下了没看,GOSICK还能让我惦记一下,剩下每星期的看点就是讴歌青春和嘴炮万岁了……真的好倦怠||||||||||||||

    回想起来去年十月档还是挺让人上心的。用闺蜜的话说就是当你要追的动画很多的时候,每个星期下片看片都会很有规律,追的少的话就很容易追丢。确实是这样嘛,这一季那叫一个无聊orz而且分形经常是“哦又出啦”的感觉。

    宇宙神作虽然各种崩坏,但至少是个念想=____,=讴歌青春那是每周一针兴奋剂,别的就……

    爆漫彻底弃了。信蜂等它出完下全,和里仆一样一次补吧……

    唉呀,好无聊orz

  • 2011-02-06

    昨天嘛~XD - [话痨吐槽]

    昨天和夫人、闺蜜一起去徐家汇吃东西了~XDDD

    我和闺蜜都是初二之后就没什么事了,前天晚上想了半天去哪儿好,最后决定去吃章鱼烧、逛五番街。十点把闺蜜叫起来,一路上各种,嗯,愤青话题囧。昨天天气很好哇,比元旦那次和黑猫一起去要暖和多了,还没什么风=v=

    话说头一次三个人出来玩,起初话题总是稳定不下来,飘移得很厉害,high不起来(掩面)闺蜜对动画本来就是嘛嘛,声优更是几乎一窍不通;另一方面她们俩NTR我NTR得很厉害,一起玩洛奇,一起玩山口山,还一起看盗墓笔记。其实这个样子有点累啊……

    吃完章鱼烧和炒面,坐了很久,下去逛五番街。本来我想买摩堤工坊的团子,结果看到新开的鲷鱼烧专门店,她们俩都很想吃的样子,就把肚子让给可爱的鲷鱼烧了~还是夫人请的~

    三个人用优惠券买七叶和茶比较杯具,最后我一个人喝了两杯,差点没撑死orz下次记住了,还是买抹茶雪顶就好,昨天拿在手上太久了,早知道不要去冰。

    三个人在地下晃了一圈,我提议去蓝蓝路坐下慢慢喝抹茶(……)她们俩都认识徐家汇唯一的蓝蓝路在哪儿,结果一进去么免不了又要买点什么。其实新出鸡排的麻辣味调料不错啊,确实挺辣的(……)还好有抹茶雪顶(……)综上所述我昨天去徐家汇晃了小小的一圈但是吃太饱,回到家没有吃晚饭,夜里十一点多的时候终于觉得饿了(RY

    刚才好像想到什么了,还是另外写一篇吧。

  • 2011-02-02

    小团圆饭 - [话痨吐槽]

    因为某些特殊的原因,今天这顿晚饭是我们一家加上二舅四个人一起吃的。

    昨晚我就想,我们原本的家庭结构中老人实质上是一个核心。最直观的例子就是年夜饭大多和爷爷奶奶或者外公外婆一起吃,他们的子女聚在一起。外婆前年去世,去年的年夜饭显然失去了重心,我姨妈对姐夫始终不太待见,一顿饭吃下来就是没有能够压住场子的人。简而言之,没有祖辈,子辈很可能也就不聚了,感情不怎么好的话就是这样。

    今年我姐和姐夫、姐夫的妈妈一起回江西老家过年,于是我的母系这边就没有年夜饭了。从我懂事那时候开始,我的母系(外婆家)和父系(奶奶家)的关系就很不好,年夜饭一般都是去外婆那一边吃的。我的母系最和睦的那几年我爸偶尔一个人吃年夜饭,具体已经回忆不起来了……总之今年姐姐和姐夫不在上海,姨妈和姨父自然也不会来市区,大舅和二舅以及我妈向来不太合,还是最近几年关系缓和下来的,所以今天这顿晚饭完全在预料中,而且还觉得很自在。

    今天的菜以素菜为主(捂脸),水芹炒豆腐干、炒卷心菜、芋艿烧鸭子、韭菜炒蛋,纯荤有清蒸黄鱼和红烧烤麸肉圆五花肉,后头还有春卷和八宝饭。我喝了白酒,大约一两,之前给外公做十年忌辰那一次二舅带去的不是国酒茅台,而是十年前买的剑南春。嘛那次没有喝上几口还是有点可惜。今天我要是没多喝几口我爸可能就醉了,我、二舅还有我爸三个人喝掉一瓶新开封的白酒(也就一斤吧)

    饭桌上的谈话意外地还挺和谐,二舅居然说我长大了,说话能谈得来了,笑~今天的话题除了家族里的一些事就是房子和股票,尤其是房子。现在坐在电脑前写日志才觉得《武林外传》电影真是太______了。总之这个话题实在是……还是不说了。

    我吃完又去通了几局,等我洗完脸回到电脑前已经是八点二十分。差点就忘记去领报到红包了。一边刷微博一边看春晚~

  • 2011-01-28

    论空行 - [阅读写作]

    昨晚临睡前读了一点某本子,空行的问题又重新浮出水面了。

    09年连载《魔法师的故事》的时候有人对我说你的段落太密集了,看着眼睛疼。我试着在每段之间加入空行,结果读下来有种恶心的感觉。后来给很多文做过排版,每个段落空一行的文统统被我改掉;有的姑娘更豪迈,每段空三行,当然我相信她写的时候是按照一行去空的,如果不是的话这样的语感也算得上奇葩了……

    基本上,看过ses、影雪藤原和夜岚纷雪的文我已经习惯这种节奏感了。不过啊,不管是每段空一行还是特殊强调空三到五行,这些在网页上看都是可以接受的,一旦到了纸面就会变得无比悲剧,尤其是作品笔法比较跳跃的情形,空行删光会出现很可怕的上下文断层。Golden Sky、Gossip Hetalia和金三角还好,赌约里到处都是叙事和表意的裂缝,没有空行才是惨不忍睹。举这些栗子不是我对作者有什么想法,只是因为我对那几部作品比较熟悉。

    最近入手的某个本子也是每段空一行的典型,幸运的是段落之间的缝隙没有那么大,读下来更像是“因为排版的姑娘不知道行距可以拉到字体的两倍大,于是选择了每段空一行来让页面不至于太稠密而伤眼睛”。但是脑内了一下这些小说全部去掉这种性质的空行,果然感觉还是有点奇怪。而我写的文,要是每段空一行怎么看都会有点不舒服,哪怕是老王说故事那样的大篇整段话唠,也不是能够随意分割空行的。所以说,作者写下句子时是否采用了【每段空一行】模式,会影响到段落之间的关联和气息。

    仅作个人猜想,每段空一行模式也许是网络普及、人人写作之后才开始有的。罗胖可以看到许多层次和方向的作者,密密麻麻一大片、走文艺风高贵冷艳的大大们,可以看出她们写东西有些年头。况且文青这种生物,尤其是出身知识分子家庭、从小经受文学、史学熏陶的姑娘,有很多也是早早就开始创作。这里谈的不是风格,而是经验和经历。我猜想那些不轻易空行、写文大片大片的人多少都有过手写小说的年代。空行这个东西,在网页上看和在纸面上看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它在纸面上的意义绝对“重”于在网页上。有的文则是一看便知作者常年创作网络文学——它本来只是个地点状语,然而写文是多么个人而又感性的行为,写小说的人必有其敏感与执着之处,一点点的外界异同都可能导致下笔的波动——或者说,习惯了每段空一行模式。

    我这么在意小说里的空行是因为它不仅构成了小说的第一层意义上的形式之美——这里是指一篇小说一眼扫过的观感,说是“排版”或者“页面”可能更直观,然而这两个说法不全面。我所指的是句子的停顿、段落的长短及组合、正文字体与特殊字体、词汇的字形华丽与否,最后一点是汉语小说特有的形式之美,有许多词看上去就很美,叫你念却未必念得出来——还和小说的内容层面息息相关。小说中的每一个空行、章节标识都是有意义的。空行直接关系到文字的节奏感和上下段之间的紧密程度。在我看来每段空一行模式是控制文字节奏的捷径,是创作新手不知道上下段之间的距离和气息该怎么把握而不得不采用的手段(新手大概也不会对段落之间这个东西存在语感吧,或者说语感很微弱很模糊)但是啊,这只是偷懒的办法,是缓兵之计,如果一个人想好好写下去,她不可能永远用这么机械而又低级的方法来弥补段落之间的缝隙和断层,她必须摸索出适合自己的、控制段落间节奏感和关联性的语感。

    我以前就对亲友说过,我的审美观其实算比较保守的,小说就应该段落之间没有这种性质的空行。这也许是一种正规、正统的观念,但是我也坚持这个观念。习惯了这种空行其实很可怕,因为她某一方面的语感是缺失的。每段空一行经常让我想到轻小说,后者是稀释了文字的浓度而前者是用视野中的空白弥补文字间的关联不足。小说从上到下、从里到外都是有意义的,它的每一个空行每一个标点每一个特殊字体每一个隔断都服务于作者想要表达的核心、服务于作者的审美趣味,能够调控它们的只有作者对文字标点空行的把握力,而这肿能力又受到作者的语感和经验的左右。

    在我看来,写小说就是这样一项精密而又暧昧的活动。

  • 下午坐在阳光很好的地方读小说。那种通透明亮的感觉实在太好了,无论多么阴郁的文字都读得下去呢XD和昨天的天气真是鲜明对比。久违了的阅读体验呢。果然冬天有太阳的日子就应该大开窗户,沐浴在下午的阳光里读书><~~

    今天读了岛田庄司的《奇想·天动》。这本书真的太……超展开了。回想一下,其实岛田的悬念设置向来有伏线千里的赶脚,一篇小说经常是看个开头猜不到中间。而且他很喜欢在小说里加入对社会现象(甚至历史问题)的描写和思考,于是整个故事的走向会变得非常比妙。这部小说不仅是犯罪手法玩大了,一些偶然因素也组合得相当……有排场,更让人咋舌的是他居然写了那个。读了这本小说,我真不知道还有什么(三次元梗)是他不能写的。

    -------------------------------------

    今天又努力了一下去读两篇法英文,还是看不下去。搞了半天是人称和语感的关系吗……?第一人称果然是大杀器,基本上坚持不了2000字orz这是偏好问题。

    微妙地代换第一人称的全知视角很妙。照碧瞳的说法那样写大方向上没有错。其实同人作品中的一个常见现象不就是过分倾斜某一方视角(和主观感受)。两方视角的栗子是有的,不过无论原创还是同人都不太好写(脱离小学生式写法的前提下)。

    忽然想到,两方视角用来表现两个人心意不通、感情微妙错开之类会让读者焦灼、扼腕的状态,似乎比较给力?

    其实不单是同人小说,即便是原创耽美我也对第一人称敬谢不敏,总觉得这种写法很容易出问题(创作意味上的),对作者而言比较“危险”……

    -------------------------------------

    虽然CC8日志写过了但还是想说,《逆光》能卖完真好~麦子的一青本差两本完售。纯小说本真是各种艰难,尤其是个人本……

    昨天忘记写了,有个姑娘问碧瞳和黑猫“你们为什么不帮她写?”,看来是喜欢合本。我第一次遇到这么直白地表达出自己喜欢小说合本的姑娘……?当时告诉她米英今年有两个小说合本就好了,反应不过来啊……不过她的思路真的蛮好玩的,来摊位帮忙不等于那人也写文混圈啊。だいだい,一直以来陪我出摊的丸子就是彻头彻尾的圈外,黑猫和碧瞳也是。我一直都是出个人本,让其他作者或者读者来摊位帮忙不会有点奇怪吗……?读者是读者,同行是同行,同好是同好,朋友是朋友,这是完全不同的身份立场啊。

    -------------------------------------

    今天看到一件令人毛骨悚然的事。是说某姑娘换圈换QQ和ID,时隔多年发现她在某圈曾经的ID和QQ被人盗了,还和她在那个圈子的朋友打成一片。虽然也有人开玩笑说那人爱上这姑娘了,但我还是觉得挺可怕的。一方面是此人可能会骗钱,或是做出别的下限、败坏那个ID真正主人名声的事;另一方面是身份上的偷换和替代,这本身就很可怕,而且会指向人的深层心理焦虑。遇到这种事,当事人的恼怒和愤慨是可想而知的。希望那位姑娘最后能追回自己的身份。

    顺说BTNE你三观不正嘛。这有什么好萌的?在搞清楚那人的目的动机之前不要说这种行为萌好吗?虽然爱你爱到变成你听起来还是有那么点萌的……

  • 起因是最近接回来的几个二手本子。

    之前写了两篇日志,连篇累牍地论述自己对合本的理念以及各个合本的观感,没想到一个月不到我就这样了orz

    所谓的“这样”并不是指我推翻自己原本的理念和观点,而是对具体作品的评价产生了动摇。其实这个事要怎么说呢,像我这样深井冰的读者是会明确感知并精准测量对于一个作品的期待值和实际观感的落差。换言之,最近读到一个比较好的本子。所谓的“比较好”,大概是“超出预期”的意思,而不是“它在我买过的本子里比较好”的意味。

    现在回头看早期的本子会有种微妙的感觉。我的直觉判断是:一个圈子出的单篇作品也好实体同人本也好,大势上一定是有变化的。虽然这种变化难以观察、缺乏实证,观测者也是立场各异、审美趣味バラバラ,但是承认它存在比论证它怎样变化要容易得多。也许我感觉到09年的本和10年的本有什么差别,在大多数人眼里是无用的阅读感受,不过怎么说呢……“它在”,就是这样而已。

    然后这个本子有种奇妙的返璞归真的感觉,尽管要我列举它的优点还真是举不太出来,这只是一种感觉。再过一段时间去看68英里,说不定会有类似的感觉。等到它(APH)真的日薄西山、气数已尽的时候,再去回头看小少女们、怪阿姨们一路留下的足迹,各种党争和黑历史,又会是另一种感受。

    早期的本子有种微妙的质朴,中后期则会出现一些拔群的CP和题材。不过我对早期本的朦胧印象不适用于大手本,但适用于大手文,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这样的读者真难搞。

  • 2011-01-19

    里仆嘛 - [视觉影像]

    说的是《裏切りは僕の名前を知っている》。最近整理硬盘,把这部动画翻出来复习,看的过程中有许多不着调的感想。先留个坑待会来写~~~

  • 见过这么写听后感的吗?!!

    看上去像完成任务一样。已经这么认真地写了自然要坚持到底。以及,为了完成另一个任务,今天就先那样了。

    刚才跑去看了美少年,新ED太基了。这么腐的女主红豆泥大丈夫?不过啊,说归说,和子果然对拓人有点那个啥吧。班长真是越来越黑了,ED看着很微妙很微妙。

     

  • 憂鬱な朝 羽多野涉×平川大辅

    捨て猫のカルテ 近藤隆×武内健

    吸血鬼には向いてる職業  黑田崇矢×平川大辅

    きみのハートに効くサプリ  日野聪×平川大辅

    夏雪 羽多野涉×铃木达央

    下がってお待ち下さい  游佐浩二×野岛裕史

    恋ひめやも 日野聪×立花慎之介

    名作文学(笑) VSシリーズ ラビットVSタートルズ 平川大辅、诹访部顺一、鸟海浩辅

    タナトスの双子1917 森川智之×野岛健儿、羽多野涉×近藤隆

    キッズログ 近藤隆、吉野裕行、小林沙苗

    男子迷路 羽多野涉×立花慎之介、安元洋贵×野岛裕史、铃木达央×梶裕贵、鸟海浩辅×岸尾大辅、松冈由贵

    空に響くは竜の歌声 小西克幸×游佐浩二、安元洋贵×平川大辅、近藤隆、日野聪

    -----------------------------------------

    今天又一次感到自己很想黑小西,非常非常想。

    男子迷路、塔纳托斯的双子、夏雪都听了一点。男子迷路的组成阵容太奇怪了回头还要修改。

  • 前阵子斯托卡桑在博客上说有读书会就好了云云,我是不知道她心里的读书会是什么样子啦,不过近几天我和她和闺蜜围绕一些小说展开的讨论让我觉得挺有读书会的气氛的。

    今天登录大巴,看到管理中心显示有14条回复顿时傻眼了。其中一条是斯托卡桑的,其他全都是闺蜜的。闺蜜向来有刷屏的习惯,这次说到一个挺有讨论价值的话题于是劲头上来了,写了好多好多XD下午她还说在TXT里写完没觉得那么多,早知道就单独写一篇日志神马的……我觉得吧,如果两三个人围绕特定的那么几个作品或者几个人,有来有回地发表自己的观点并回应别人的发言,这样形成的若干篇日志绝对可以算得上读书会(的书面记录)了。这种感觉非常好,我很喜欢!本来就是看完一本书一定要说点什么的人,能和闺蜜、尘土同学这样有深有浅地互动,感觉真是受益匪浅。

    上个星期叫着我要休息我要休息,停下不写的反面效果很快就出来了。久读不写和久写不读都是不好的,读了就要写,写完就要读。读了别人的小说要整理想法观点,写读后感,可能的话和人交流看法,加深理解,巩固理念。写了自己的小说就要重读,同一篇里要重读以判断文气是否通畅、逻辑是否出现错误,同一个系列要重读以定位各篇的时间感和人物所处的阶段,同一个CP内要重读以回顾自己对这个CP的理解把握经历了怎样一个过程,同一个世界观要重读以防迷失了构建这个世界观的初衷,同一个世界观体系要重读以此来体验历史车轮向前进的感觉,同一个原作下要重读以端正心态,想一想自己写到什么地步才会满足……(不知不觉变成排比句了)总之就是各种意味上需要重新读自己的作品。

    就因为我觉得自己差不多该重新开始写了,才会有点着急卓越订的书还没到。其中某些我是很想在新一轮创作周期开始之前读完的……

  • 元旦前黑猫发起的,去くくる(汉译酷酷璐,没记错的话)的徐家汇店吃章鱼烧丸子。本来算上BTNE三人行,不过今天她去吃自助日料了。

    昨晚撑着跨年了,和阿灰讨论露西亚,就这么进入了新的一年。躺床上的时候已经一点了所以今天很不争气地睡到九点半。本想吃个蛋糕打发一下,不料我娘烧了桂圆(大师傅晚上告诉我她明天要做银耳山芋……)在吃了不饱的情况下吃了一小碗,上线半个小时,然后就出门了。

    话说三号线一号线换乘的路线果然是怎么都不会觉得舒服。从徐家汇站出来之后冷风扑面而来,我们上了天桥就看到百思买,很方便地找到了这家店。

    话说世博会的时候章鱼烧是8个35元,海鲜炒面也是1份35元。现在章鱼烧6个20元,8个25元;海鲜炒面中份20元,大份28元,还有芝士培根。章鱼烧丸子也多了一种口味。买好之后我们就找能坐下来吃的地方,最后晃到五番街(字没写错?)楼上的KFC。在两楼好不容易找到位子,我留下看包,黑猫去买吃的。打开炒面的时候我吓了一大跳,翻了好几下净是木鱼花,再往下才看到面和卷心菜。章鱼烧的味道和世博园里的一样,真的挺好吃的,有机会的话下次还想去吃><话说这家店的口味比较重,章鱼烧和炒面吃多了都会觉得咸,口干。就在我干得有点不知所措的时候黑猫回来了。买了可乐真是太好啦!她还给我尝了一个芝士培根←其实我也不确定那究竟是什么……

    在楼上吃完了就去五番街逛一逛。那边的商铺以美食小吃和日本进口食品这两大类为主,走了一圈价值观也差不多崩坏了w黑猫打印了七叶和茶的优惠券,我喝的是白玉抹茶红豆,底下的红豆有点甜,最好是能配合抹茶吃。白玉超好吃><难怪黑猫这么喜欢~!之后又在摩堤工坊买了两个团子,直到我们逛完都没变软,最后是到了黑猫的家、全部安顿好了才拿出来吃的。

    其他么就是围观了一些日系品牌店。我在无印良品买了一瓶乳液和一个泵头,这家出的化妆水无论气味、颜色还是质地都和一般意义上的水没有分别,抹在手上一会儿就吸收了。要不是我现在用着豆乳也买了。黑猫想买化妆棉,晃了一圈最后是在我们最初逛的那家屈臣氏的同类商店买的。我今天才知道原来有那么厚那么软的化妆棉,用惯屈臣氏卖的那种了没见过市面嘛/w\

    去了黑猫的家陪她一起理书,还围观了几段鬼泣DMC三代的游戏剧情,最后去874终点站坐车回家。吃饭的时候总觉得犯困,回到电脑前写起读后感才醒过来一点。卓越显示今天会到的书并没有到,早知道我就选另一种付款方式了……

    今天有一点写文的灵感。哎呀那谁莫不是个闷骚……=w=

  • 因为斯托卡桑好奇所以贴到博客来,其实新浪微博那边昨天就贴上了。

    以后大家也可以叫我浅白同学……?

    其实我很感激都厅同学一直和我交流各种话题。关于这个黑历史她最有发言权。

  • 总之就是这么回事了。

    试一下晚饭前可以话痨多少内容出来。

    -----------------------------------------

    下午是为了转换心情才跑出去的。待在家里有电脑在,好像不太容易看进字的感觉。带了68英里、逆光、冷藏库和改变世界的同人祭,换上外套,带了几十块钱,弄得要约会似的出门了。

    两点的阳光很好,走起来就觉得身体变暖和了。那天夫人说我这几年体力变差了,其实不单单是宅在家里的关系,这一年多的心力消耗太多也是原因之一吧。

    到了想好要去的店,买了点吃的喝的,带去轻轨站的KFC。沙发位果然都被做掉了。有中学生讨论作业,有中年人谈论工作,也有独自呆着的女性在店里做十字绣。坐下来边吃边看,先把《改变世界的同人祭》扫视了一遍,挑自己喜欢的几篇看完了。

    翻了一下冷藏库。其实到底是冷藏库还是冷藏柜我都不敢确定。这个本子拿在手上感慨真是太深了。那个时候骨刺还没有去米国,我还不认识加藤,更没看过ff7111姑娘的文。这个本是在ComicCup和ComicCon还没分家、还是一个展会的时候做出来的东西,那时候我对同人本真的是完全没概念好吗……08年6月1日,上师大桂林路校区,真的很怀念啊……

    -----------------------------------------

    昨晚吃过饭想继续来写的,结果大巴不争气害我把这篇日志搬到百度去了。可是后来有别的事于是百度那边根本没写,只好今天来完坑。不过再怎么说也比昨天那个吸血鬼漫画家的碟评要好,那篇之所以会坑掉活生生是被我妈掐掉的……

    于是接着说冷藏库(冷藏柜)我不知道当事人现在回头看会不会觉得这是青春的纪念。事实上我觉得很多本子都是黑历史+青春的纪念,除非参本的人再也不写文、谈不上进步进化,不然过去的作品终究是个黑历史。当然要是日后退步了的话,基本上就欲哭无泪了吧。“哎呀原来我当年也能写出这种东西啊(现在写不出的意味)”之类的感慨。

    接下去又读了一遍《68英里》(的五分之一)和新买的《逆光》,对逆光的观感昨晚已经消化掉了。要不是这个本的核心似有若无我也不会顿悟一样跑去写一篇那么长的日志,还对本子的分类标准进行分析讨论。简而言之,这不是一个仅仅将若干篇文堆在一起的本子,作品之间存在某种内在的关联,这种关联性或者说一致性,整个地提升了这个本子给人的阅读感受。关于这个话题,更详细的还是回那篇日志说比较好。

    至于68,我只是又一次验证了自己有多喜欢终点站的那篇。一个本只看了50%而且永远停留在50%真的挺那啥的。尽管结构上做出了那样的设计,但内容没有达到那个效果;它只是“很萌的文挤在一起”(这话不是我说的)。

    昨天回家之后收到之前在淘宝上买的两个米英漫画本。这两个本非常有意思,里面所有的文字都太小,真的太小,对白独白象声词无一幸免。我翻了第一本感觉信息量比想象中的大,或者说看着那个分镜你想不到原来他们有这么多话要说。第二本的字实在太多太密我就没看下去,但是脑内了一下,觉得要是换一个作者来画但要维持这个信息量的话页数恐怕会增加一些,也就是说现在的这个节奏太紧了。不知道出于何种原因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国内同人漫看到现在,见过草稿风的、偷工减料的、信息量太少的,但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其实作者你多画几页我也不会觉得你坑钱……?这内容不是挺充实的吗?

    说到坑钱,这个本有个隐性掐点,当然对我来说不算掐点。第一册的实际内容是17P,后面3P是FT一样的东西;第二册索性连FT都没有了,16P内容,但是淘宝页面上这两本都写着20P。联想起之前在微博上看到的“因为本子有两张蓝色的衬纸所以P数不对所以给了中评”,我深深地为这个本的作者担心……话说这个本的通贩包装得不错啊,第二册的封面也是光膜就好了~

  • 2010-12-28

    顺手记一下 - [阅读写作]

    慈雨

    〔名〕万物をうるおし育てる雨。また、ひでりつづきのときに降るめぐみの雨。甘雨。

    *思出の記〔1900〜01〕〈徳富蘆花〉五・九「宛ながら滋雨の如く生活の戦闘に枯れ果てむとする吾心を湿す様に覚へる」

    直译的话就是甘霖吧……?滋润养育万物的雨,听起来就很慈爱嘛~XD

    不过好像不适合海洋性气候的城市呢

  • 晚饭前我还不想写这件事,因为它只是一个牢骚。然而我爸说了一句话实在是戳中笑点,于是忍不住来写了。

    我从小讨厌黑木耳、白木耳,小学的时候没权利选午饭的菜,碰到黑木耳就全部倒掉。中学开始是排队打饭打菜的,也尽可能避开黑木耳、蘑菇、香菇之类。到了大学,木耳是金贵的菜,我抠门也不可能去吃。鄙校食堂为了把青菜的价格提上去,会加香菇或者蘑菇,为了省钱我不得不吃,有时候也是饿了所以吃。直到我毕业了才发现自己不是那么讨厌香菇,但是很讨厌蘑菇。至于黑木耳白木耳,小时候讨厌到吃进嘴里又吐出来的地步,那个口感太恶心了。

    昨天我娘喜滋滋地说她买了许多白木耳,打算和栗子山芋(我也不知道这是神马)一起烧,今早起来一开房门就闻到一股甜品(不是甜点!)的味道。过了一会儿她喊我吃饭,我一看,满满一碗白木耳、山芋、南瓜、年糕和红枣混着煮出来的东西,断然说我不要吃。她生气地问我为啥不吃,我回答说白木耳。又问我是不是没有白木耳就吃,我说是的。结果过了一会儿她又喊我吃饭,跑出去一看白木耳都被她拣出来了,这样我才坐下吃。

    吃完我娘进房间,向我爸抱怨说,早知道我不要吃白木耳就不泡了,昨天买回来就该说了云云。我实在是憋在心里不好说,娘亲你养我二十几年,竟然不知道我超讨厌木耳的吗?你这么多年也很少做有黑木耳的菜,怎么昨天就想到买白木耳了呢?如果没有晚饭上我爸的一句话这件事也就到此为止了。

    晚上我娘把吃剩的年糕白木耳用微波炉热了热,端上桌准备自己吃,我爸说得了吧我来吧,拿过去了。可我娘又拿回来了,还说了一句:木耳你(帮忙)吃掉就行了。我爸顿时乐了,用筷子夹起一大团白木耳,冲着我说,原来不是小的作怪,是老的作怪。我真的笑死了好吗?原来娘亲你也不喜欢白木耳的吗……?!原来我是遗传了你的吗?

  • 这是和2010年画师进化录类似的一个活动,好像也是P网发起的,其要义就是回顾自己从2001年到2010年在(同人)创作上的历程。

    2001年 吸收各种ACG;重写了某原创文

    2002年 继续写原创,搞了个很繁的世界观

    2003年 继续写原创,魔法+王族

    2004年 继续写原创,现代+不知道怎么描述的属性

    2005年 所谓的最强原创短篇诞生

    2006年 继续写原创,搞了更复杂的世界观,大概也是最成熟完整的一个

    2007年 彻底失去写作的手感和心境

    2008年 玩了鬼畜眼镜,重新迸发写作的欲望

    2009年 sp同人深爱;掉进米英大坑

    2010年 深陷米英,还向别的CP进发

     

    两年里一共出了1本sp(3刷合计)、5本米英、1本多CP、1本西法英,没有参过任何合本。

    over

  • 2010-12-23

    做个标记 - [视觉影像]

    夏番和秋番差不多该结束了。刻盘清单有点混乱,写一下免得自己忘记

    传勇传 暂缺漫游版第1、第2话

    MM 字幕组选择非常混乱,到底是HKG还是华盟呢……

    尸鬼 等漫游的大包

    信蜂 华盟似乎慢了2话,身为半个组员懂的……

    BAKUMAN  却1、9、10,速度总是不给力,基萌嘛……

    心灵侦探 等12

    银河美少年 在下12

  • 2010-12-22

    消失……! - [视觉影像]

    团长的消失太好看了!!

    昨天一边裁报纸包书一边全屏看消失,这片子真的太给力了~!

    (又挖坑了……)

  • 2010-12-13

    贴个图 - [视觉影像]

    我对这种整理总集的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 还是等我完稿了再来说吧。依旧是关于同人与写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