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心里,有一个燃烧到爆炸的宇宙
  • 看到今天这个访问量我突然想,谁能快点去接手LP就好了。你们跑到这里来看我说了什么也挽回不了青春的纪念地,不过没准来看的人本来就对它倒不倒无所谓。

    这是件相当艰巨的事,从我看到那条微博就这么想了。它就是一个你觉得它这里不好那里不足、但是真的没了它会很寂寞冷清的地方。我想过写一篇《论LP的倒掉》来悼念它真的消失了,但我没那么……“硬”。有的人可以毫无愧色地说LP是她的家,虽然她只是偶尔回去,然而对我来说不只是这样。

    太乱了,还是回去说吧。

  • 选日志分类的时候我毫无悬念地犹豫了一下。因为说的是有关“圈子”的事所以还是用这个吧。

    这几天和都厅桑、斯托卡桑讨论某个群众喜闻乐见话题时,无意间发现她们各自用了一个超出我认知的词。由于斯托卡桑那个让我在意的用词是昨天才发生的,本来也没打算把都厅桑那件事拿出来说,可是现在这样反而非常地……怎么说呢……

    自从我认识到现在都不混(任何)圈的都厅桑那天说了一个“敝圈”;偶尔还会上LP看看文、结个利息的斯托卡桑昨天说了一个“贵圈”。假设他们俩都不会在这两个词上犯浑,而且这两个词指的是同一个事物,这里包含的心态就非常微妙了。

    我会对这两个词这么敏感是因为他们用了和我预想中完全相反的称呼。我本来以为都厅会用“贵圈”指代在LP活动的人,斯托卡桑用“敝圈”指代在LP活跃的人,但是他们用了完全相反的词,于是这就成了一个有意味的语言现象。我要么考究他们这两个词真正的指向,要么探察他们这么说的立场。

    比起斯托卡桑把她们叫做“贵圈”,我更好奇的是都厅把她们叫做“敝圈”。因为我和斯托卡桑都喜欢(过)APH,广泛定义上我们是同一类人,只不过我们都与LP的执政群体、受追捧上推荐的作者不是一路人,所以我在这个点上是有点反弹的:我几时和她们同为“贵圈”了?斯托卡桑你这么了解我,怎么能对我说“贵圈”这个词呢?你把我和她们划为同一个范畴的他者,两边都会撇嘴的吧www?

    而都厅桑,没有进过、以后也绝对不会进LP,通过其他渠道阅读过一些APH同人小说,她却用了“敝圈”。我倒希望她是一时犯浑了,因为对我来说她是“其他党派”而斯托卡桑是“党外人士”。你看我这句话又有矛盾了,我把自己和那群人划为一个党派了。所以说这两个词蕴含的内外之别实在太精妙了,而他们又恰恰(和我预期中的)用反了。

    当我向夫人、BT捏、麦子、小夏、小谢姑娘、都厅提起APH(大陆同人)圈时,我可以称它为敝圈。这时候的敝圈包括LP及其拖油瓶、贴吧,指的是所有近期还喜欢APH,还阅读、创作APH同人的人。当我向(此处省略)提起APH内部的各个小圈子时,我可以把它们都称为“贵圈”。这里的小圈子有不止一种向度可以划分:CP或角色单人;历史时事向或虚构架空向;政见A和政见B;以这个人为核心的小团体和以那个人为核心的小团体。

    敝圈隐含的意思是我们,贵圈隐含的意思是你们。我们和你们除了客观描述,更多地是表达态度和立场。当我对一个喜欢APH的人说贵圈的时候,意味着我不愿和她划为同一阵营,满口“贵圈”和“你们”则意味着我对她的朋友、熟人非常不满。

    其实圈子大点的都会遇到这种事。闺蜜说过一句话,圈子越分越细,到最后只剩一个人。我估摸这话的意思是门派之见太强烈、对别人的想法和趣味太容不下,最后的结果就是大家都不玩了。这倒真应了那句圈子散了,爱没了,恨还在。

  • 自己点

  • 开玩笑的~☆

    七月的最后一天才来写,不过还是丢在七天前吧(因为那天啥都没有)

    ----------------------------------------

    说的是今年的LP版杀

    第二轮的报名帖已经移掉了所以现在也查不到自己究竟是哪一天报名的。不过报名之后可苦逼啦,活生生把别的事都挤下去了,整个人心神不宁。

    前几天疯狂补上的日志显示上周末到本周的开头许多事纠缠在一起。实际上我到现在的感觉还是这样,要补的日志、想写的新文、要写的回帖、三次元,事情一旦纠缠在一起人就会很暴躁且怠惰。刚才已经想关网页了不过还是开了后台想把这个写完。

    写完了这件事才算真正了结。

    这个苦逼的报名答题是某位好同学鼓励我去的。我们那个时候在Q上聊着冷门角色有没有可能是各自的厨通过,我说有的人已经冷到砍掉几位赫赫有名的大大几乎就没人的地步了,然后就转到我报名的那个角色了嘛。于是这位好同学鼓励、怂恿、撺掇我去报名XD

    前几天找人存了N版的讨论帖,看到有人说这次很多人会不会是为了小环老师的头像去报名的。我和这位好同学想报的角色至今没有画出来所以这一条对我们不成立。

    报了之后迅速进入焦虑状态了呀(笑)虽然报名第一天已经写到第二题的假设部分,不过向好同学树洞这个假设的难点之后听她的劝改了假设前提,然后继续拖,拖到CC3布展那晚和展会回来那晚。今天听闻本届的倾向是萌,我和好同学隔着网线释然地笑了←含揣测脑补。不过有了这么一次折腾,多少也能摸到我报的那个人该怎么写。应该说时机还很不成熟,还欠缺很多东西。

    说起来她当初鼓动身边的朋友去报名的理由超好玩也超务实,说出来大家都会笑的=w=

    第三轮我也没有再战,领导们的心思难以捉摸(关于这点,最近一个季度里的许多事都能作为例证)。今天看到那个人物“流标”有点高兴,至少不会出现去年的林姐姐了。

  • 今天接到的消息。

    虽然是12月12日的展,但是考虑到场刊印刷肯定要提前登录、递交封面之类,STAFF决定登录截止11月22日。

    基本上每次展会都有那种“展会前一个月甚至半个月才搞定本子”的情况,所以打算去CP买本的人还是不要只刷天窗的好(但我觉得很多人已经养成这个习惯了……)

  • 并不是今天发生的事,可以说是刻意延迟了一天公布。我自己觉得这是一件很教人开心的小事,不值得第一时间在博客上提起。

    以前申请CP时用的社团名字毕竟只是暂时的,宣传本子的时候也不可能把那个写上去。前天阿睡和我说她想重新取个社团的名字,之前用的其实是cosplay的社团名称(同学你……

    于是两个人顶着果冻的鸭梨在QQ上一起想名字,几经折腾敲定社团的名称。晚上阿睡申请了两个日博给我挑,于是就这样有了社团的家=v=今天我又忍不住在大巴申请了新的账号和博客,以后两边一起更新www

    由此,阿睡的家教个人本也加上了“暮光青春出品”这样的标签,之后还会有尸鬼小说本。我和股长预定要出的乌姐姐本想用「暮光青春 feat Fusilier」这种帅气的名字作为出品呢~

    今后我们这两个淡藤的人会以“一年出一本,一本卖一年”为目标继续写下去(假的!绝对是假的!)而我也从此成为faye的御用排版(其实是催稿保姆第N号)为好同学排忧解难是老师的职责,我会努力做好这份很有前途的工作>_<!

    我这边的话,APH COPY文本《足迹》应该会成为社团成立后的第一个本子。今天已经和faye聊过封面和刊名的问题了,这次要麻烦她了(羞愧地想起了小云……)

    最后,如标题欢呼一句,并祈祷社团能平安地(?)存续下去。

  • 2010-10-19

    最近的活动 - [圈内见闻]

    说的不是让我的工作伙伴和上司死去活来的那个果冻,而是昨天和劈网卡同学鸡血了半个下午的同人活动~

    劈网卡同学出的家教小说本终于接近尾声了。她很敬业地开始考虑尸鬼本的问题,这些天我们见缝插针在QQ上聊尸鬼(和闪光)于是,差不多也该开始宣传了吧……?

  • 股长和书记的Guest已经欠了很久,今天无论如何都想写出来~

    早上对着故事集子又重温了一遍,想想自己真是遇到两个难对付的主了(你们两个都是坏人啊坏人啊)看懂了就会觉得很虐,虐得不动声色,虐得很散文——基本上虐得像诗歌这不适合用来描述露中文——再不写要变成心病了,唔嗯。

  • 原本受创很严重的一方收到了来自疑似幕后主使人的亲友的帮助,首发也微妙地转移到了魔都。对于后者我不知道是高兴呢还是欣喜呢还是高兴呢……人参啊人参唷。

    还有一方比较悲剧,似乎到现在还没整顿重振起来。不过事情嘛总是会有转机的……

  • 2010-02-03

    半夜三更 - [圈内见闻]

    由于LP坏了很长时间导致各位太太小姐都寂寞如血了,我今晚也兴致勃勃地听了一些有趣的八卦,才知道某位同学的英勇事迹居然还有如此喜感的后续(虽然很假)

    在此谨作为废柴米英作者不公开表扬某位成功演示了[被拐妇女协同拐卖]这一活生生、血淋淋的人间悲剧的W同学,她以大无畏的勇气在崩塌前的LP文区、在我的帖子中公然人参我。但是鉴于她的属性为FE而我的属性为AE,除了英勇无以概括此举。想必W同学也是怀着强烈的(法英党讨伐米英党的)正义感以及(代表匿版讨伐ZF大魔王的)使命感。奈何我是个玻...
  • 我认识的RC娘意外地都不太脑残,或者说一点都不脑残。传说中RC娘和AE娘有数种形态,其中有攻击性极强的,有笑场力极强的,但是我认识的RC娘都是治愈系的呢~

    其实我认识的第一个RC娘,她的一些行为曾经让我讨厌RC,很久以后她主催本子了,遇到了一些挫折,我还是觉得很可惜。

    我认识的第二个RC娘最近在写FE+AR,今天看到有人说她写得不好。这是屁话呀XD她的FE+AR(?还是RA?)让我很郁闷地感到“(在这个世界)眉毛和哥哥在一起是理所当然的”,这种自拆CP的魄力不是人人都有的口牙~~虽然她写了FE+AR,可是我认识的第三个RC娘对我说她没有爬出AE,我也觉得她也许应该并没有抛弃AE。其实只要她还爱着RC就好了,毕竟我最初喜欢的是她的RC而不是ARA。

    我认识的第三个RC娘是第二个RC娘喜欢的作者之一。这个人非常治愈,她的1W真的可以被称作小伊万,软软的R温润的C,骨子里有自己的坚持和品格。

    之后认识的RC娘都是好人啊好人~~~

    最后来一道逻辑题,AE和RC的成立既不是对方成立的充分条件,也不是对方成立的必要条件。那么请问AR/RA和FE的成立是否互为充分条件、必要条件或充要条件?

    我个人的回答是,AR/RA和FE的成立是对方成立的充分条件。

    但其实这命题是假的。我真正想说的是,萌法英的人同时萌冷战,以及萌冷战的人同时萌法英,比萌米英的人同时萌露中,和萌露中的人同时萌米英的概率要高。←纯属直觉判断

    于是大家知道RC娘是什么意思了吗=v=?

  • 原来事情是这样的么……

    姑且不说哪件事,最近一个月,差不多就是从我从北京回来开始,陆陆续续接到一些……教人玻璃心的讯息。嘛,对我来说是好事就对了。

    许多事情一旦知道了细节就会觉得当事人的心思是多么可贵,反正我也就这点洞察力和感受力了。

    感谢那次二次预订的人。

  • 2009-11-19

    相煎何太急 - [圈内见闻]

    [本日志已设置加密]
  • 看来就算成年了也不能出来卖本子呢。

    大一就骗了读者一万多元真是了不得,远赛过上次那个啊。

    天朝地大物博,物种多样性常常令人叹为观止。

  • 2009-10-20

    终于写完了 - [圈内见闻]

    后记啊,说的是后记啊~!

    明天起来检查错别字,调整字体,争取中午送出PDF……

    结果后记还是缩了行距,差一号行距竟然可以差11页……我分段算少的了,要是多一点怎么办啊……?!

  • 做人要有职业道德……我只想说这句话。

    最近作为专业排版参加了两个本子的制作,并且华丽地开了马甲。毕竟作者和后期协助是两个不同的身份。作为排版人员是不过问本子的文字质量和CP取向的,所以昨晚云姑娘写的STAFF名单我大笔一挥改掉了。

    排版出道作(这究竟是什么东西) 露米中多人合本《金三角》今天在北京首场发售了,我在上海遥祝阿九她们能够大卖。云姑娘的奥中心本和我同场首发,前夜我就想去找她玩XD

    于是晒作品——

    昨天做了整整一个晚上的排版。因为下午出去办了两件RP的事情导致所有的工作只能放到晚饭后。和丸子探讨了一下杯具的人称问题,之后的时间几乎都扑在云姑娘的《第七棵树》上了。幸运的是,积累了以前那么多的排版经验,昨天的《第七棵树》几乎是一次过。所以说排版在做的过程中一定要耐心而且谨慎。以前排版出现过各种各样的状况,注意一下操作顺序就可以避免了。

    金三角是临到印期才介入救场的,所以来不及做主页(就是云姑娘那个样本上的页眉)《金三角》这本里面小标题很多,当时很多精力花在调整小标题的格式上了。相比之下云姑娘的个人本只有两篇是带小标题的,而且不用做专门的段落样式,真是可喜可贺。这张样图是我截的,因为我的电脑真的不怎么开得动《金三角》的排版文件,昨天导出《第七棵树》的时候也差点杯具……真羡慕有插图的人,身为作者泪目TVT

  • 我能为米英做的最不理智的事情,大概也就和上次故意误译《君が光に変えて行く》一样了……

    那一次是把这首歌翻译成靠近sweet pool同居结局的感觉,这次的极限是把《oblivious》翻译得有if系列的味道吧……国之境界果然写得中邪了……

  • 啊啦啦,自己给自己撒花~~~!

    昨晚我就觉得今天能写完。不是今天必须写完,而是今天肯定能写完,结果果然写完了>/////<

    话说最后的结尾本来想平和治愈一点的,结果却成了悬疑、阴郁的调子,一念之差啊一念之差……

    --------------------------------------

    话说写稿期间不看同CP的文这是一种非常非常无奈的神经病……真的,很无奈……

  • 2009-10-12

    只有名字 - [圈内见闻]

    久远寺 朝(アサ)

    如月 有人(アルト)

    自行理解自行理解

  • 按理说我没资格这么高兴啊,又不是我自己的窗子关上了……当然不能否认这篇guest给我打了很大一针鸡血,休息了两天也是时候该折腾后面的部分了(虽然它听起来很难……)

    谢谢spicaning姑娘!!你的文字真的太美了TV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