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心里,有一个燃烧到爆炸的宇宙
  • 之前整理东西的时候找到了羽毛、平子、剑叔韩国那次EVENT的照片,可是今天拍东西的时候却又找不到光荣送的遥久沐浴球了………………

    虽说那个盒子外头的袋子基本上是一拆就破,但是小木盒还是很可爱的呀XD

    另,之前长老送给我的藤原泰衡的手机挂件也不知道被我塞到哪里去了。只能肯定这东西还在家里,只是一时找不到了而已…………

    于是下面开始晒东西~图片很多,请点击全文XD

    为了方便常客围观,还是分一下类吧。这一篇主要贴本子和周边~!

  • 2009-11-14

    没什么 - [话痨吐槽]

    碧瞳 17:16:35
    傲娇你替她BLX干嘛


    绝望了 17:20:03
    因为她是我夫人


    碧瞳 17:20:11
    腐摸傲娇

    当然了,夫人要是会替我玻璃心我会更高兴=v=话说有点遥远的过去似乎有过一次呢……

    顺便,雪苹果的吐槽只能在TXT上写好再发出来了。太长了,这破网有点受不了……

  • 我对天发誓我真的……只是忙里偷闲?!(句式护体)

    为什么我在两个果冻之间偷个懒就会遇到跳电?!还是整个楼面一起跳??!哇塞老天爷你对我太好了。你就不怕我一个人待在乌起码黑的房间里心脏病发作吗?我还有坑没填(各种意义上的坑)你不能这么对我啊……!?冬天晚上是很冷的诶……

    于是我顺应祂的意志,继续洗果冻。绿眼睛姐姐你在诅咒我对吧……?!

    ----------------------------------------------------------------------

    我真的很想吸果冻可是我娘她在一边唠叨……难道就这样滚到床上去听雪苹果吗?我不想被一真催眠啊至少给我换一个吧~!

    算了,只能去听雪苹果了……今年的萌碟都已经听过好几遍了ORZ

  • 好吧我就是个玻璃心神经质……

    声优树是什么东西啊啊啊?怎么会有人用这个跑到我这里来?我自己都不知道她是什么得去问度娘,你在这儿什么都看不到……

    至于苍月莲,我只是因为百合和米英小萌她,没有扒过她的图,最近也许可能会败她的本……于是这真的是非常神奇的搜索来源呢o(╯□╰)o

  • 2009-11-12

    三选一 - [话痨吐槽]

    是洗鬼畜的果冻、改俄语字体和人名中的点还是写碟评……?

    最后我还是选择了洗果冻,为了不让可爱的助理君泪奔催稿,为了看绿眼睛姐姐拖稿=v=+

    洗完我想改排版啊啊啊~~~!俄语字体啊我佛~!!!

  • 2009-11-10

    那啥对吧 - [话痨吐槽]

    [本日志已设置加密]
  • 2009-11-10

    又一个…… - [话痨吐槽]

    昨晚把我身后的上四层解决掉了。话说我手头的非小说类书籍其实也不是那么多的呀。

    小时候买的科普读物真的好少,只有一排不到,真的好少……倒是大四下半学期——也就是我们学校的放羊时期——买了很多翻译以及叙事学的书,无论是价金、重量还是本数都超过了我高中以前的科普读物。

    日语字典全都被我搬到隔壁去了,还有第五版的红色现汉,这边留了脑抽发作时买的牛津高阶(现在想想,我大四才买这东西真的是钱丢到水里了,连水花都没有)初中时买的某本汉英词典倒是很好的说……总而言之,背后的上四层只填满了两层,第三层放了半排,其中有四本书还是要还给别人的……

    吃过饭把书套和袋子都搬到隔壁去,顺便整了一下本子,本…子…就是所谓的本子…………昨天下午为了大的本子已经筋疲力尽了,小的果然好弄很多呢。整理完本子又把手稿整理了一下,不过大本子还是没有理。

    现在还剩下小画集、64开漫画和大的手稿。64开漫画的问题在于要把外头那张纸扒掉装袋子。今晚去做这件事也不错啦……

    信纸比想象中的多。我以前东放西放得太厉害了,这里找到一点那里找到一点。现在应该已经全部集中起来了……

  • 翼梦的大手姑娘,来呀来呀~

    单挑才是掐架的真谛噢

  • 我果然是个纸片党…

    我果然是个纸片党……!

    我果然是个纸片党~~~!!!

    ---------------------------------

    不带这样的啊,泪奔T_T

    下午整理我背后的书橱,上面四层下面三层。下面可以放A4高度的纸片,上面似乎可以放B5高度的纸片。先解释一下我家的纸片包括什么。

    纸片它顾名思义指的就是纸,无论是否空白、是否装订起来,它的本质就是纸。我家的纸片包括书籍(含教科书)、杂志(动漫、电脑硬件、文学)、本子、各种信纸、带格子的文稿纸(开始囧了……)、彩色纸【主要是蓝色的花纹纸】以及打印出来的东西。所谓打印出来的东西,包括我自己的小说、别人的小说、诡异的资料、歌词。

    下面三层原本打算用来放尺寸合适的各种纸片。问题出在这个橱所在的地方,剩余空间严重不足,而且这边的地板比较脏,我一没地方二美勇气坐下来整理,只好在蹲着、站着、坐在凳子上这几种状态之间切换。

    话说今天丢掉了很多真正意义上的纸片,也就是我上面说的打印出来的东西。以前打印过友人的超长篇银英同人、一些我比较喜欢的小说【包括耽美和奇幻,大陆原创和日本轻小说】、《少年花嫁》的扫描版【你没看错,我真的这么干了,扶墙】还有各种各样奇怪的东西。刚才去抽了《法学阶梯》,想想这东西还是不要扔掉的好,至少让我把它看完一遍吧……

    话说法学这专业真悲情,那些教科书果然没有辜负我,成功地把书橱最下面那一层给撑满了,血泪……撑起最下面一层的除了大号教科书还有我从小收集的双横线信纸。不知道为什么,我小的时候很喜欢这种薄薄的、划两道线的信纸,搬过几次家都没有把这奇怪的收藏丢掉,而且长大了还会断断续续地买。纸片这东西用来演绎积少成多是再合适不过了。下午我看着至少8厘米高的双横线信纸无语凝噎……

    文稿纸也是很大的祸害www大学的时候脑抽买了好多好多,其实那种纸的质地并不是很好,水笔写上去毛毛的。文稿纸的话还是法院里面用的20*23以及我母校外贸学院出的20*25最好,我买的20*20以后下个狠心处理掉吧……

     上面说我丢掉了不少打印的东西,但是我没有全部丢掉。于是剩下的这些就和有颜色的纸(花纹纸美死了)以及多出来的几本大尺寸的书一块撑满了从下往上数的第二层。同时用来填充这一层的还有皮质封面的记事本。我真的觉得就算我下辈子也和这次一样喜欢写东西,我身后的这些本子大概也用不完吧,花上三次人生把它们消耗掉可能还差不多……是说皮面本也撑起了一个可观的高度,加上我以前买的《书屋》杂志实在不舍得丢掉。相比之下,《读者》、《上海文学》、《文艺争鸣》就不那么有可读性了。

    既然说到杂志了就多说一句。这次把《新视点》全部丢掉了,《漫友》只保留了早期的,《新干线》和《新干线小说》以及后者的复活版全部保留,《动漫时代》、《动感新势力》和《动画基地》全部保留。《24格》以及一些零散的动漫杂志全部丢掉【其实我蛮久以前已经处理过一批《卡通王》了】文学杂志只保留了原有的《书屋》和《译文》加厚版。回头想想,我之所以没几件好看的衣服是因为钱都用来买纸片了。要是我这么多年对任何杂志都没有留恋的话该多美好,这当中的钱可以直接败几部日版漫画、小说回来了吧……要是我以后生孩子了,我一定会教育她,杂志是没有购买的价值的……

    下三层的最后一层全都是本子,除了本子还是本子。16开的B5的本子,既有100页的又有60页、50页、30页的。胶套本、螺线本、活页本以及活页纸。满塞啊满塞啊。目前被我放在外面用来摸的本子只有国誉的两本MIO系列和一本巨门的活页本。话说本子买回家不单单是用来写字的,还是用来摸的=v=

    眼下床上还堆着许多非小说类的书籍,今天晚上的任务就是把这些整理好。话说整理下三层的时候找到了失踪很久的哇酱、平子、剑叔去韩国那次的照片,教主我内牛满面了TVT还有一些信纸和小说手稿遗漏在这边,晚上搬到新家里去。上四层的难点在于,书橱本身太高了,最上面那一层的书很难拿到。从拿放的困难程度来说应该把最不常看的、我小时候的科普读物放在上面。但是从书橱承重的角度来考虑好像又不能这么放。

    话说隔壁其实没有完全整理好,小尺寸的笔记本、手稿、小画集【对,有大的画集,不过已经整理好了】以及64开口袋本漫画还没摆放好。不过那边没有这边这么迫切。

    我手上的非小说类书籍大致集中在文学(文学理论、文学批评及散文)、语言学(其实就是字典……)和自然科学普及读物这三个领域。我终于等到能够将纸片分门别类摆放的这一天了~~~!

    是说,被书压死其实不美妙…………

  • 嗯,是说碧瞳跑到我这里来的频率应该没有这么高,她本人也否认了我之前的猜测。我觉得她没必要在这件事上骗我或者怎么样。所以应该是有人通过她的博客然后晃到我这边来。

    尽管最近没有特别留意,不过那个访问来源的数量确实有点变化。初步推断,从碧瞳的博客过来的同学是为了看恋声相关的东西。我这边因为连续几个月处于同人创作mode、并且最近有米英综合症的倾向,本来的亲友过来偷看的频率下降是非常合理的。

    我就是想知道,通过谷歌或者碧瞳的博客过来的同学,你(你们)到底在看什么呢?

  • 2009-11-05

    睡前一更 - [话痨吐槽]

    上班第二天,有些事情已经上手了。要和许多陌生的人接触,从头开始建立人际关系。新的生活。

    晚上冲回家包书,教母亲怎么发快递。明天绝对不能忘记打电话给快递小哥。有三张单子填了没有发,一个有特典,一个地址不明确,还有一个指名韵达。新增加的几个姑娘似乎也有小城市的。

    昨晚真是快递单地狱。

    加藤和阿晓收到本子了,这个星期似乎都有时间看。我想出一本米英给FREEDOM君的同人志图书馆,突然想起样刊借给小文子了,真是大悲剧。要不还是等她还给我了再说吧。

    spicaning姑娘和第一个预订通贩的本子也许还在路上,希望一切顺利。

    今天包书似乎上手了,快了很多。一边包一边复习星期恋人。

    百度的博客以后可能成为上班时间的吐槽地。话说我的这个博客是在前一份工作的时候建立并且充实起来的呀。那个时候真的很美好。

    这个星期必然要请假了。明天要带着奇怪的东西去乡下,我还有很多事情没做老天保佑我不要死在治安如此和谐的上海,我还有坑没写完呐,还是两个大坑!

    半夜了……

  • 上周六开始魔障那篇《紫烟》,大概是前天终于结束魔障了,然后就是整理旧作,选拿得出手的。计划每一篇选入文都写一段评述,目前已经完成了大半。鬼畜的《天鹅》写了很长的评述,算是补上了当年没写后记的缺憾,这篇小说明明很值得纪念的说~~~

    另外还补充录入了一些东西,又删掉了一些东西。手写旧作整理起来真的很痛苦。

    已经听完的碟只有《星期恋人》,正在听《慈雨》,感觉上羽毛之外的三个人声音都和前作不同了,武内在这张碟特别不像神谷,一下子就区分出这两个人了。达央和谷山的声线把握似乎变了,达央装嫩更厉害了,上来第一句我把他听成前辈了ORZ谷山的声音也是好久没听到了,上来有种“啊?这个是谷山吗?”的感觉。

  • 2009-10-28

    晒……? - [话痨吐槽]

    SP少女[润]
    唷,后攻们
    碧瞳[凑热闹]
    哟 总受
    黑猫公爵
    唷,阿风

    -----------------------

    这个算是晒年下二人组的同步率……

  • 这么称呼逆水寒在某地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刚才刷帖子的时候又看到了于是很想笑。

    之前有个帖子,里面几乎所有的回帖ID都是声优名字中取几个字的反义词组成的。这不是在汉语语境下、没点KUSO心恐怕做不到。忍不住去存了一下这帖子,回头整理一下列举出来~

    不过啊,顺火真的能暖和么?

    PS:润的名字的第一变体太难认了XDD

  • 怕明天起来又退缩了……

    面对自己五年前的小说是一件多么羞耻的事啊……

  • 看自己五六年前的东西真是是非常羞耻的一件事……我大概好像也许能理解《图书馆战争》的男主角的心情了……

    好几次以为自己走到尽头了,过了一段时间重新燃气激情写下去,才发觉自己又去到更高的地方了。所谓过了一段时间,也许是两年,也许是一年,也有可能仅仅是半年……这到底是一种怎样的人生啊(苦笑……)昨晚想了很久,还是决定把04年的某个短篇连同后记一起收录,毕竟以前很喜欢这一篇,却碍于某些奇妙的因缘一直没有全文录入。所谓摸摸黑的黑历史就是这些根本没有录进电脑的原创手稿啊OTZ

    为了不浪费黑猫做的封面图,为了不让期待的同学们失望(虽然也只有两三个人的样子……)还是硬着头皮做下去吧。完成的那一天,一定会非常感慨。总是把这一次当做最后一次,因为我很害怕。

    这一次,《eleven years just a sword》能够和《if we were human beings》摆在一起。一定没有下一次了。

    这真是何等地绝望啊。

  • 能把复旦同济和交大的三大社团搞到现在这种难看的地步,老佛爷你的下限果然无人可比,你才是人生的赢家!!!

    交大现在这种态度,不能怪别人说它是老佛爷的后台。这件事究竟会怎么收场大家都看着。

    可惜枫铃一时心痛发了那样的帖子,不小心就把自己推到风口浪尖。真的是何必……就像小桥舞说的,主持必须去死,不用对她那么圣母。不过这不影响我对枫铃的观感,毕竟舆论和人心的方向谁能把得住、说得清?!

  • 做人要言而有信。

    12点去各个论坛的宣传贴把预定表单地址删掉……希望机器不会卡囧囧

  • 2009-10-19

    只有一句话 - [话痨吐槽]

     

    认 真 是 没 有 好 下 场 的!!!

  • 魔都幻祭那个主催如何之皇太后老佛爷,我想很多人都是知道的。但是今天现场的情况还是突破了大家想象力的下限,收到丸子的消息、同时刷小五和闲情的帖子就能感受到那股深深的“每个人出一块钱做掉主办/主持人”的怨念。

    喜酒回来才发现北京MYC游园会的主办也许比上面那位老佛爷更能激起人的这种欲望……E世界数码你去死吧~~~!!

    今年果然是下限年啊下限年。也只有在闲情能看到这两件事的爆料吐槽贴并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