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心里,有一个燃烧到爆炸的宇宙
  • 昨天和夫人去唱歌了,很遗憾的是之前看到的那些新歌还没加进去,我觉得可能会卡在长假才添加吧……

    又有一点感冒的迹象了,没敢很快地喝冰可乐,唱得也比平时少一点,好几首歌都降调了唱,就是这样喉咙果然还是有点难过,回来之后早点睡了。今天果然也提不起精神话痨,下午睡了三个小时所以病情没有加重,这个写完就去睡了。

  • 这个叫报应……?

    昨晚不过是围观了一下帖子、睡得晚了一点,今天起来喉咙又痛了下午又咳嗽了。现在生病很贵的啊啊啊一针八十块要不得啊要不得!换成钱给我买书唱歌多好啊TAT!!!

    要是再咳嗽真的要被家里人宰了……

    今天乖乖地早点滚床听花降楼T _T

  • 很多很多,足以让人说不出话来,同时让人乖乖闭嘴。

    知道得太多不是好事,让不该知道的人知道太多更是一件危险的事。

    有些人就是因为知道了一些事而难过,但那是应该曝光的事所以其实还是被人知道比较好。

    ---------------------------------------

    今天开始努力恢复每天一小时听碟和每天一小时看书,这是好习惯。

  • 有人和我说她知道斯托卡是谁,不过我又不好威逼利诱人家说……

    话说今天去福州路本来以为会逛很多家店的,没想到我那死党今天是去领行情的。她还在纠结是用纺织颜料还是丙烯颜料……

    我们在外文书店碰头并且逛了好一会儿,今天时间充裕所以我把每一本画集的封面都看了一遍,还翻了两本杂志Orz

    是说她要买的东西,我认识的其他学画的人倒是没用过。初中还是罗莉的时候也经常陪着朋友去福州路买原稿纸、笔尖和网点,当时就觉得广告画和纺织颜料的小罐子很好玩的样子(……)但是她们上色不用这个。今天这位死党是想在特殊材料上涂颜色才会想到买这个的。

    既然进了美术用品商店我就忍不住看了一下颜色。是说祖母绿这个词通常用来描述卡里埃多先生的眼睛,但也有人用它描写柯克兰先生,可是我想象中的祖母绿是非常绿的颜色,而亚瑟的眼睛我总脑补成偏一点蓝色的感觉。今天看了一排丙烯颜料觉得我心中的柯克兰先生,他的瞳色是翠绿色的,而卡里埃多先生更加近深绿(这颜色就叫这个……)顺便又看了看群青、湖蓝、钴蓝和青莲这几种颜色。青莲色这名字太有欺骗性了XDD

  • 我这边的常客多少都会一点11区语的,我就不解释了……

    好吧事实上我把这个挂出来就是等着你们来调戏我的Orz

    日哟什么政/治/之/神什么童年时代酒/池/肉/林什么破/廉/耻的一生这都是神马玩意儿??!!!

  • 道理上这种东西是没必要写的吧,大概……

    昨晚大概是长这么大最难熬的一个晚上。十二点半下线,快五点的时候才睡着。不要问我中间干嘛了,就是咳嗽,除了咳嗽还是咳嗽。

    昨天(或者说今天?)不再是闷咳,而是那种听着比较能让人烦躁的咳法。三点多的时候我爸忍无可忍起来把我教训了一通,怪我不早点睡觉,病成这样了还要上机。其实这中间真是没什么逻辑关系,不过我也不是不明白他为什么会生气。咳嗽不是单独的病(它应该只是一种表征吧……?),咳起来是真的很烦人,而且,重要的是这个而且。而且半夜里连续不断地咳嗽,听起来既可怜又烦人,还会有种谴责身边的人的意味。我觉得我爸半夜三点起来教训我也是因为这种谴责的意味逼得他不爽了。

    话说被训了一顿之后我又在床上滚了一会儿,喉咙又干又痒想咳不敢咳,实在睡不着就溜到外面喝了点水,吞了两粒银黄含片,感觉稍微好一点了回到床上,还是睡不着,发消息给岚酱,没想到这姑娘四点多居然还能回复我,要是没她的回复我真的要无聊死了Orz这种啥都不能干只能躺着可是无论如何都睡不着(准确地说是没法睡着)的感觉太难受了。

    待会儿再去挨一针……

  • 2010-04-20

    咳傻了 - [话痨吐槽]

    再加上缺乏锻炼,昨天半夜我竟然觉得肚子疼……?

    准确地说是腹肌有点不适……?!不适的原因是晚上接连不断的咳嗽。

    昨天半夜真可谓登峰造极了。前天和大前天的晚上至少还有休息的余地,昨晚已经到了呼一口气就是为了下一轮咳嗽的地步。好在昨晚是闷咳,不像前天是那种挺正常的、听多了必然会烦躁的咳法。于是我就像条抽风的鲤鱼一样,躺在砧板上半死不活地蹦跳了一个多小时。坐着的时候明明没这么严重。虽然萌神说过咳嗽都是半夜比较严重,但是那个会不会过头了……?

    大致上就是呼吸一下,喉咙痒,腹肌反射性收缩,准备,闷咳。前天晚上还是五下为单位的,昨晚进化到了七下,连发起来我连换气的时间都没有。就这种睡眠质量,今天居然比前天起早了……

    昨天去社区卫生站看病的时候大家都说我咳得很厉害。啊,这个所谓的大家包括看诊的医生、旁边等着的其他病人、验血的医生和药房工作人员,总之就是一副“你这家伙早就该来看了叫你不来现在可好了吧”的微妙气氛。苍天在上,我不是讳疾忌医啊我只是怕花钱Orz

    算了……下午再去吊一针,回来继续躺尸= =

  • 好吧,我的意思并不是还有假的感冒……而是说很久没感冒了,而且这次还是从头疼脑热开始的。昨天和夫人商量今天的行程,她说唱歌的话大概不行。关掉聊天窗口我才发现自己这边也不行,开口唱上没几句就会咳嗽。

    今天定番地和夫人一起去做头发,已经连续两天早上起不来了,八点半醒但是十点才起床我也觉得很不好意思啊啊啊!今早的梦既日常又科幻,主人公是我和我爸。不过最有意思的不是这个梦本身多么有趣地融合了我的生活经验和ACG方面见过的设定,而是它结束了之后又来了一遍。它原样重来了一遍!!当然我没能把同样的梦重复到底,时间不允许= =

    今天修了一下发梢,理发师试了一下吹直。我这头发很久没做过护理了,卷发效果也几乎看不出了,吹直后的样子比较接近我头发什么都没做过的状态,就是没那么顺啦=v=

    今天又一次提到了NTR的话题。这个词的意思是【A】的CP/基友/闺蜜……【B】被外人(?)【C】抢走了,因为牵涉到了三个人所以之前绿眼睛姐姐说主动被动的时候我很纠结。今天和夫人示范了一下正确的句型。

    日文中常说:

    碧瞳把丸子NTR了。

    丸子把我闺蜜小文子NTR了。

    而中文里这么说:

    我(的夫人丸子)被碧瞳NTR了。

    我(的闺蜜小文子)被丸子NTR了。

    NTR的(这一方)当事人分别是夫人和闺蜜,我是受害人。所以碧瞳才叫我速速练级,不然一辈子只有被NTR的份。

    其实这句话还有一个更可怕的例子,大家反白自重→我把少年与风的CP陇首云飞NTR了

    做完头发出来吃了迟到的午饭,去上外一带打印了一点东西。我看到杂志店、文具店会习惯性停下走进去,于是两个人都中招了,都买了杂志。之后陪夫人去东体育会支路买DS的即时存档卡(?)。我没有按照直觉走下去,而是绕了一点远路,反正最后顺利到了也没什么。我们在店里翻杂志等卡烧录好,试开机之后确定没问题给钱走人。

    接下去是今天最失策的事。夫人说她家里很可能做了饭而我本来并不想回家吃饭,在虹口足球场的KFC坐了一会后买了一份圣代,吃完就喉咙痛了=___,=学医的碰友(七七、米纳米酱、萌神)都尽情地嘲笑我吧……

    ----------------------------------------------

    最近在追一部很有意思的米英,虽然到现在为止米和英都没说上几句话Orz

    今天和夫人聊起来才惊觉我这个星期几乎忘记下新番了。目前确定要追的是:大振(漫游)、薄命鬼(本组)、轻音(本组)、working(本组)、里仆(待定)。一个季度也就五部,没啥鸭梨。会长是女仆直接pass

     

    倒也不是不能理解媳妇的心情啦。会长(clear)的歌尽管只听过三首但是蛮喜欢他那个声音和唱法的。媳妇推过的ASK和ふぁねる我都有点油盐不进,不知道为什么会长一下子就爱上了。对蛇足也没什么感觉啊……会长的天鹅座太美了!!!

  • [本日志已设置加密]
  • 好像有点什么……?

    但是想不起来有什么呢/.\

    “三月三日,双鱼座之日”toka?

  • 昨天和黑喵出来吃了一顿饭,谈了一些关于BGZZS的话题,我觉得我大概是没希望了。

    囧的是昨天被她用很奇妙的方式调戏了。我们这片有一块地方小吃店比较多,上次夫人说这边的章鱼烧丸子还不错,于是昨天我也带黑喵去了。买好夫人(=丸子)之后我习惯性地去某文具店晃了一圈,习惯性地去看看本子。黑喵她也是本控,但是没我严重。昨天我们在同一排货架面前徘徊了很久,那个过程……外人看起来挺无趣的。总之就是两个喜欢本子的人在那里品评这个本子的封面好看那个本子的纸张不错。

    后来我说了一句蠢话(夫人可能猜得到所以就不写了)于是黑喵指着一本世界地图封面的本子说,我要你用这个写APH的同人文,而我居然真的被鼓动了!!!因为有几个本子的封面真的太美啦内牛满面TVT更绝的是,她买了某个系列的本子中粉红的一款送给我。我敢保证这是调戏!这绝对是调戏!!最可悲的是我一点都不反感这种调戏日啊!!!

    于是最后我们两个人一脸淡定地把B5本子放进各自的包——我去车站一楼接她的时候由于没戴眼镜难以认人,没想到她也是。她认出我的依据竟然是我那个和夫人一起买的情侣包,因为很大,放A4也没问题。

    呜,家里好多本子,怎么办……全部用来写米英论文吧XDDD偶尔写写静临静也不错?!

  • 这图好像被缩过了,大家意会一下就好……

    这个是昨天下午心情不好的时候做的。因为心情有点低落所以想做个什么东西来振作一下。

    之前做亲分本的时候意外得到几个很漂亮的边框花纹,不过这一篇不想用,所以还是用了“文字也能作为花纹”这样的思路,左边页眉是“The Sword of Rose who is in love”,右边页眉是“生徒会長は恋をする”,意思分别是“热恋中的蔷薇之剑”和“学生会长热恋中”,前面是个长定语的名词,后面是个简单句。

    下面这行字是这篇文所属的那个构思的正篇作品的名字,用了阴影+浮雕+透明度。今天晚上看着页眉总觉得什么都没有有点怪,加了一下阴影,然后三个文本框用了同样的透明度,考虑到原本是字,还是希望看清楚它写了什么,所以只开到85%——下面那条昨天开到60%觉得有点淡。

    下面已经做了这一条再放页码挺难看的,所以没放。如果要放页码的话字体有点难以选择呢……

    最近真的被繁体字折磨死了,两个本子都是用繁体字的,FW和GBK的区别我终于体会到了(苍天啊……)

    上面这个如果用好的机器印,出来的效果应该会很好。

  • 2010-02-16

    平信嘛 - [话痨吐槽]

    最近重新开始写信了,正好遇上春节长假,时隔四年再次体验到中国邮政令人无语的速度。有时候我会想,为什么铁路提速了平信反而变慢了,难道平信是走公路运输的嘛?!

    我没研究过邮戳究竟代表哪个环节,以下全都是自己揣测的,谢绝鉴定谢绝跨省追捕!

    先说古都西安→上海,也许可以说比想象的慢了一点(和帝都相比),两个邮戳分别是9号和14号,寄信人说她是7号投寄的,这中间的时间差可以理解,我是15号收到的我也觉得这很正常,但是中间这段时间会不会稍微长了一点呢?以前也和身在西安的朋友通过平信,全程也才五天,柜子里的一叠信都是证据。9号到14号实际上是六天,全程八天。该不会真的是春运压力太大所以……?

    然后是帝都→上海。之前一封信没遇到春节硬是走了一个多星期,这次倒是快了,11号到16号。我上午十点开过信箱,那个时候还没有。一点多去开就有了,寄信人说过她是11号寄出来的,于是这次确实是六天。难道我以前和北京的姑娘们通平信三四天就到是虚构的回忆吗……?!

    最后是妖都广州→上海,12号寄出12号的邮戳,意外地和帝都过来的信同一天到了,本来以为会相隔一天。问题是我之前寄给这姑娘的信她似乎还没收到……她的信都已经到了我的却还没有到,一进一出会差那么多吗??!

    看看上面这些,我觉得身在北京的那位同学会比较郁闷……

  • 我真的就这点爱好……

    下午写完前一篇日志之后到处乱刷,不太肯定自己是不是在那个状态,四点多的时候开始对着电脑码字,意外地写起来很顺,晚饭前正好写完,还发给宁姑娘看了>_<她能喜欢真好~~~

    写完又一次感到神清气爽=v=书信这种形式真是又古典又少女,萌死了wwww

    “我家的笨蛋”激萌!我觉得这个词组还是在日语中最有感觉呢↓

    我家的笨蛋——that idiot——うちのバカ

    晚上用邮箱和宁姑娘聊天,然后又被启发到我的人给打击到了(世事无常啊……这悲剧多大TAT)待会儿我要和她说OTL

    不过能把这个写出来还是很开心~想给夫人看啊~~

    明天也能这么顺利就好了=w=

    -------------------------------------

    忘记说了,废柴现在越来越多的数字段不能正常打开了,绿眼睛姐姐的博客我居然看不到ORZ

  • 昨天中午和晚上都是被人请客吃饭,这充分说明我最近不是干革/命的。

    新认识的朋友很意外地是个安琪饭,而且不是新安,而且是腐向YY,而且很有爱地去日拍折腾了那个CP的本子。她昨天因为某件本来应该能成但是因为想不到的缘由而泡汤了的事大吐苦水。那个样子真的是挺惨的啦,本来一切都很顺利。

    一直以为情人节是年三十,原来是初一啊。今年能跑的亲戚只有一家了。

    昨天以伊儿女王为首、平然群的姑娘们出去哈皮了,012的岳父大人也去了。我没能去真可惜啊……不过去了也不会知道那个人是安琪饭了,虽然知道了也不见得必须把她介绍给雨音姐姐,不过萌冷门真的挺鸡摸……吧?

    最新一集召唤兽一直拖不下来,速度慢得活像蜗牛。

    信蜂17集泪目了,最近泪点有点低么……?顺便发现几个小问题。小西你在全龄片里就是受啊就是受~头丢啦原来是这样的啊,润姐的声音听着真怀念,小野终于多说几句话了,娘娘完全无违和……

    空之音那是什么……?!人设完全是轻音嘛,这样算治愈系?边陲小城的守备少女们的音乐物语?声优组成还很比妙,有黑道前辈(小林)、有幼齿会长(悠木碧),剩下的再研究一下。OP模仿妖JING之歌但是感觉完全不对路啊悲愤脸……

    index跑不动要怎么看啊娘喂……蓝光(指)!

    至于标题说的是LP挂掉这件事。前几天有架空帝(我们要活用对手的言论嘛)回去种菜偷菜了,的确是太无聊了。虽说春节好了照样有很多人会被父母拖出去走亲戚发钱收钱,不过一直挂着真的挺难过的……

  • 看来我还是离不开纸和笔啊……就算能够在键盘上敲出短篇和KUSO文,想要一本正经写的东西还是只能在纸面上完成吗……?

    不管这么说这种一扫阴霾的感觉太舒服了o(≧v≦)o

  • 怎么连鲜/网都上不去了……

    千万别又是河蟹诶>_<

  • 怎么说呢……昨天去看柯南国配版,然后去复旦的南区一条街买了一些书。朋友说你这么喜欢看书何不办张借书卡。可能是受这句话影响,于是今天去了曲阳图书馆。

    话说我最近买的小说——我也不说“最近买的”了,反正是小说为主,硬要说的话也只有日本妖怪图鉴加上山海经不属于小说——真的是各种各样,放到某地去我的品味是要被嘲笑的,枕头旁边堆着几本镜系列,还要感谢她们提起这个呢。

    最近买回来的小说除了台版的部分几乎都是比较新的书,按照那个欠抽的行业协定是所谓的“新书”,不可以打太高折扣的新书噢~早上开始看沧月的云荒第二系列·羽·第一卷。这本书和四娘出的书相比性价比还挺高的。话说我真的不明白陈晨的《浮士德》页数只有七堇年《大地之灯》的三分之二,字数为什么会比那个多。肖以默的《白色群像》是四娘出的书里我个人看着最舒服的一本,厚度和开本都很适中,封面也没那么刻意。

    说起来岛田大师和东野的小长篇似乎都有做成精装书的趋势。周四小文子送给我的《开膛手杰克的百年孤独》和之后买的东野新作(大概)《圣女的救济》都是不满20万字的小长篇。当然小长篇这个说法也只是我随口这么说,观念中一万字和十万字分别是短中长的分界线,大陆的长篇小说习惯上似乎是20万字起跳,台湾的言情和耽美则是六万起跳,日本的耽美和轻小说则是十万起跳(虽然我不知道日语是怎么计算字数的,大概是按照文稿纸那样算?他们的文稿纸是20×20,也就是250页这样?)以上纯属一家之言,有谁误入这篇日志也不要把这个当做权威说法。而岛田大师的这部小说汉译版是十一万字,今早我拆《救济》之前目测了一下,估计它是十五万字。版权页上标注的是155千字。嘛,做硬精装确实是有这方面的考虑吧。说句无关的,我认为沧月的两版镜系列在装帧设计上做得挺好,今天在曲阳图书馆看到可能是第三版的镜,一样是软精装,不过封面设计换了,如果可以选的话我更倾向第三版。

    不知道为什么,还是喜欢硬精装采用的那种比较白的纸张。那个应该是双胶纸吧。沧月的软精装版镜系列以及市面上的很多、呃、青春读物,用的都是再生纸。最近新买的大陆出版小说现在都摆在我的床尾,一眼看去最白的是《圣女的救济》,最不白的是四娘的公司出的三本书。话说那两本硬精装都是32开,小小地拿着真舒服XD平装的《巴提斯塔的荣光》和《浮光》的颜色看起来很接近,没有那两本硬壳书那么白。其实京极夏彦系列的用纸我觉得很理想,既不太白又不太黄(这句话好囧),手感非常好~~~

    中午去图书馆,本意是想找明晓溪的新作。嘛,就是这么奇怪的品味了,俗又俗得不彻底,装也装不起来。天知道我对多少小说是怀着“围观”的心态去看的……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最近买的小说图书馆一本都没有,虽然没有查过图书登录,但是没有的可能性应该也不小吧……看了半天拿了一本罗念生文集,两本绫辻行人的馆系列以及两本其他推理小说。去蓝蓝路吃午饭,边吃边看。

    绫辻行人的馆系列在我大学的时候全部读过了,今天看简介的时候没能一下子反应过来。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说确实有值得回味的地方,尽管说不上究竟是哪里。回家之后抽风地去卓越、淘宝找这套书,果然不太容易买到,不知道小文子当年有没有买呢。

    (应该是未完待续)

  • 2010-01-17

    半夜三更 - [话痨吐槽]

    肚子好饿……

    被书包围的感觉真好~~~虽然都是些在不同的人看来有着不同意义上的“不入流”特质的书。不过被包围在其中的感觉实在太好了。要是能不管邮件、连载、新番、日志,只是一个劲地读这些书就好了>/////<

    今天了了一件事,白天也写完了和小文子的快乐小聚,明天的预定是吐槽柯南原声and国配,还有一封爆长的邮件要回……

    其实我真的很想半夜里回复,因为头脑特别清醒冷静……

  • 说白了就是不知道该先写什么……前天的日记写了一半,昨天和夫人出去不可能不写。还有一封很长的邮件要回,另外还想写个长评。

    问题是先写哪一个不是以写哪篇的时间比较长来决定的。从某种角度来看应该先写日记,因为一天一天新的记忆会覆盖上去,今天不写明天就有新的事情发生、新的感想生成。长邮件回起来说不定意外地快,如果中间不断开的话……

    所以我还是先去填坑吧,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