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心里,有一个燃烧到爆炸的宇宙
  • 我要怎么说好呢……

    也许这个梦真的是梦中梦吧,而且时间感真的和盗梦空间里说的差不多……XD

    梦里的我坚信自己曾经在去年的三四月或者六月期间曾经搭乘八号线(对,八号线)环游世界。其实那也不能算环游世界,那个路线实在是太神妙了。大体上就是从魔都出发一路向北,开进俄罗斯的领土,从白令海峡登上美洲大陆,然后一路南下,在南美洲和北美洲交界的狭长地带绕了个弯。这里说的绕了个弯是什么概念呢,就好比一个狭窄但是风景优美的山谷,你从这西面开过去,然后调头在东侧向北行驶,同样的景物可以看两遍。然后?然后我也不知道这趟列车是如何回到欧亚大陆的,总之它开回天朝开回魔都了。

    然后到了今年六月,我又想搭乘这班列车,却无论如何都找不到,在魔都轨交地图上找不到这班车的颜色。梦里的我反复回忆自己去年三四月是否真的有过这样一趟旅行,无论怎么想都认为它发生过。这种感觉非常有真实感,当时那种确信无疑太真的了,醒来想想还挺可惜的=。=

    那个所谓去年的旅行是独自一人的,今年费了好大劲差点找不到,最后还是找到了并且上车了。奇妙的是梦里的八号线标识色和现实中完全不同,轨交图自然也和现实中的不同。但是究竟为什么会是轻轨呢←我的意识里还是认为三号线和一般的火车不一样,而已。

    总之这趟神奇的列车在地图上消失又出现,我登上车的前后还发生了一些事,然而更重要的是我上去了,我又能绕个弯子见识那个山谷的风景了。其实从白令海峡开过去是梦中的我察觉到这不合理之后做出的推理,我不能断言梦里的地图是怎样的。这个属于自己强加给自己的观念。

    我第二次登上这趟列车的时候是有熟人的,这和第一次完全不同。第一次就是一个人去了很多地方、看了很多美景,这样。第二次的那些熟人……从这个梦出来的我完全无法确定那些是谁,只能说都是三次元的人(什么意思)。我上车的时候他们已经在包间里了。那个包间的结构也……很微妙,微妙点在于长宽比。但更奇怪的是我并没有好好坐下等待出发,而是跑上了车顶……

    这么个梦自然是花了很多时间。途中我醒过来几次,看了一下手机又睡过去了。从第一次看时间到最后彻底醒过来,大概有四个小时之久……关于这个梦,我个人觉得它也许象征了我的同人之路。第一次旅行看到了令人念念不忘的风景,无论如何都想再看一次;第一次是孤身一人上路,最后也是孤身一人回到原点,一年后我试图沿着原路在走一次。这怎么看都是在影射我写同人这件事。不过这样的话,第二次的熟人和跑上车顶要怎么解释呢……?而且时隔一年真的是个微妙的象征。

     

    写得有点乱,不过这也是常有的事了w

  • 应该……还是要重新排一下顺序的。

    尽管我内心无比地想写人物印象变迁,可是如果我不把两部电影的观后感提到前面来,恐怕会有悲剧……人物论这种东西就应该在毫无后顾之忧、没有什么东西催着逼着的情况下写,所以……

    《父之罪》的读后感倒不是不想写,而是牵扯太多。看看我前两个星期都发了些什么鬼日志……

  • 才想起自己最近都没怎么做梦。

    准确来说,是不记得自己做过什么梦。大家懂这里边的分别。

    因为某个活动的关系,五月下旬以来大脑就没停过,到CP8为止几乎每天都做梦,而且还是一天好几个。场面生动想象瑰丽,以下略。不过CP8回来之后就没什么印象了。

    倒不如说,CP8结束之后进入了一种完全不同的状态。如果说之前是在一个劲儿地写,最近就是在一个劲儿地看和读。新刊,买了但没看的同人志,看过但是因为各种原因拿出来重看的同人志;梁春日系列,午夜文库口袋本,另外一些轻小说都懒得动;每周惯例的新番动画,EVA、少革、星际牛仔、翼神传说。需要吸收新的东西,重温原有的东西。和写小说相比,这无疑是一个“入”的过程。

    当然“入”是为了“出”。读后感/文评不仅仅是有感而发的散文,也可以借此锻炼头脑,理论体系、思考能力、感受能力、表达能力。只进不出是不行的,只出不进也是无法长久的。

    由远及近地,重整内部的世界。

    ------------------------------------

    这个星期几乎每天都从雨声中醒来,真想把这个写进小说。

    每次写到季节、天气变化的细节,只能从自己切身的体验和感受出发。所以无论是哪个世界的他们,似乎总是生活在气候相近的城市。

    最近的霪雨太教人忧郁了。

    ------------------------------------

    前天南极君来问我惊愕写了什么,昨天她就补完了。我单单重读了《雪山症候群》,今天看完了第七卷凉宫春日的阴谋。几年前我初读这部小说的时候究竟停在了哪一卷已经无法确切地想起,不过只要翻一翻书就会明白了吧。

    《父之罪》虽然看完了可总觉得没有心力写读后感。想要说的东西密密麻麻,要排队领号才行。因为不排队的话它们谁也别想变成文字。小说也同样。

    ------------------------------------

    昨晚想了一个有关魔法师SUPER·吴、魔法师FLOWER·解以及纵横战场的黑麒麟的小故事,几个月前答应朋友的二同。其实我可喜欢二设这种事本身。

    一看起少革就想起那一对米英。真的,真的久违了。先把那个故事的结局给写了真是作孽。写着repo又刺激了我去思考那个世界的普奥。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隔了一年,它们(CP之间)又会变成怎样的关联?

    至于老虎和兔子,二号线和六号线,世纪大道见←喂

    ------------------------------------

    你看,它并没有特别的意义。

  • 第一,写文变得磨蹭了。果然是微博中毒所以一面对苦逼的事就很想逃避吗……

    时间不够。音乐四题大伤元气,赠兔记也比我想象中的长,还有别的一些事,总之……

    幸好明天去和碧瞳姐、黑猫一起玩,希望能够放松心情,振作精神。

    明明精神上已经感觉到疲惫了,还是想写。某几篇小说,错过这个时机也许就永远不会被写出来了吧。

    所以有点焦虑。

    第二件事有点好笑。我不太习惯现在这个博客模板。上个月爆发过之后回来换了个模板,之后就没怎么写过日志,也就很少去博客前台。前天点了一下发现连自己都看不习惯这个新模板。

    它对我来说还是“新”模板。

  • 坑着

    ----------------------------------

    本来开了这篇日志想写点什么,最近实在是……高负荷连续运转,昨天歇了一天——真的是歇了一天!!——精神力终于补一点回来了。

    结果我刚弄好标题发出去,好同学来找我折腾排版了……算了这也是近期的重要工事之一啦。

    上周的前半就说好了28号去碧瞳姐家里围观她和黑猫打游戏。五月初的时候我就有点想去看他打萌大奶了,不过一个人去总觉得味道不对=。=以前都是和黑猫或者夫人一起去的。

    说到去碧瞳姐家,无非就是围观她们打游戏(对,我自己不会打,完·全·不·会!!太鼓达人玩得极差劲),参观碧瞳姐收藏的11区原版小黄书,各种聊天吐槽etc。这么个安排,要我一个人去好像真的有点无聊……?嘛虽然我是话唠没错啦=w=

    所以上周她们跑来和我说黑猫也要一起去,顿时就来劲了呀~!而且还可以一次多围观几个游戏,除了萌大奶还有尼尔,应该还有别的什么。每次看她们打游戏、听BT姐神神叨叨地吐槽都很开心,又长见识XD干嘛不去呢。

    新刊其实挺……一波三折的。内容不停地增加,实在太可怕了。原本预定要写的不过是崎谷四题后三题,结果上个月发生了什么,常客们也都知道吧?这个月又来了啊!又鸡血了啊!《白雨》世界观多了两篇构思不说,还因为鸡血鹭巢诗郎和May'n的关系搞了个音乐四题,于是那几篇又往后推了。

    本来就压着的构思加上新鸡血的构思,算了一下时间有点危险呢。好在个人本容易控制进度,怎么也赶得上就是了……

    不过有些东西,果然是过了那个劲头就很难拿起笔来写,明明它也就那样了……

    于是五月剩下的一周,将会在写文、弄排版、围观打游戏和抚摸各种小说本中度过^q^

    最后放一张图吓人=v=+

  • 文人都有(和写作有关的)毛病。我的意思是如果我勉强算个文人的话。

    从以前就有各种在不写文的人看来无谓甚至古怪的习惯,各种小纠结、小执着。最近改去百度空间写日志实在是全无手感……

    或者说全无干劲也可以。

    真的是习惯这个后台了,尽管它也不是没有缺点和不方便的地方,但是在这个后台写了一年多日志,码了几篇小说,捣鼓了那么多同人和写作的心得感想,repo了各种小说、动画、drama、活动、电影,已经养成习惯了。每当我有点话唠吐槽的念头,哪怕只是很小的一点点欲望,想要写点什么、说点什么、整理思路的时候,就会想进这个后台。

    昨天在度娘写了两篇日志,怎么看都觉得怪怪的。今天试着开了一下首页,登录进来一看,前几天居然还有点击。我明明记得暂别大巴后的第二天是零点击啊。那天我就在想,原来这个博客的流量全靠熟人吗。搜索什么的真的不会排在那么前面。

    希望大巴能早一点好吧。实在不喜欢百度那个后台。新浪那边发文倒是蛮方便的~

  • 让你们围观呀!让你们偷看呀!

    XDDDDD

  • 2011-02-27

    捉迷藏 - [话痨吐槽]

    和读者捉迷藏原来是这种感觉。

    挺有趣的嘛~XD

    昨天终于把开端部分写好了。构思的时候完全没想到会有那么多字,那么多字那么多字……明明是很普通的开局怎么会写那么长orz果然是因为这次牵涉到的人比较多的关系吗?

    话说多个人物in同一场景我很久没写了呢,以前写原创的时候写到过一段Scene有接近两位数的角色同时在场,那感觉真是……要调配好每个人的外部表现和内在状态都会觉得困难,但同时又很有趣。多人互动真的很有意思啊,虽然我到现在写得也嘛嘛(一般)但我喜欢那种感觉:在场的人们相互之间有着各种关系,每个人的言行都被“看”,同时他们也在“看”其他人。不过因为我不写全员的关系,五人以上同时在场真的很久没写了。写APH基本上也是以二到五人为基点构思故事和世界观。这种久违的感觉……真是新鲜><!

    说起来,都没人吐槽我第一题出得有点奇怪?

  • 2011-02-24

    搞了搞头发 - [话痨吐槽]

    一直被母亲念叨发型看上去不清爽,今天下定决心去剪了短发。

    剪的过程中感觉脑袋后面轻了不少,当然现在也是。晚饭后中学同学来送请柬,看着我的新发型很吃惊。因为她从认识我到现在,见到的一直是(中)长发。

    高中时留起了很长很长地头发,似乎被同班同学猜测是否为了某个特定的人而留,其实只是偷懒+没有审美意识吧?XD进大学后遇到一个姑娘和我彼此彼此,不过后来她的长发卖钱了,一下子变成清爽的假小子。

    而我已经很多年没有留短发,一直都是长发披肩。拉过直烫过卷,始终没染过,也一直保持半长不短(和当年拖到屁股的长度相比,背中真的是半长不短)剪短后还烫了一下,看起来……变化很大的感觉。现在的发型似乎一定要搭配色彩才好看,黑发+素颜模式有点奇怪。记得在老同学婚礼前染个颜色。

    常去的美发店过年时明明有染烫优惠,却没想到去用。等我有心情改变的时候,活动已经过期了。

    --------------------------------------------------

    今早梦见一个很久很久没见的老同学。学生时代很喜欢那姑娘,两个人很谈得来。后来她去美国时差了,去年还是前年就回来了,现在不知道在做什么、生活在哪里。今晚来送请柬的老同学说看到她在校内上有放自己和男朋友的照片。

    真的到了怀念过去的年龄。

    --------------------------------------------------

    最近有个非常下划线的构思。怎么个下划线法呢,下划线到一个人写搞不好会玩死自己的地步。我一直在犹豫是完成一个模块发表一个模块,还是三个模块同步连载同时进行。因为真的很绕脑子。

    如果我对自己要求低一点的话就没有这个问题了。一直纠结着不动手,这个构思反而变得更加复杂了。更加!如果采用方案二我真的不敢保证成品的质量,也不知道会不会写了一半就精分致死了/.\

    对作者和读者来说定然是方案二更享受更刺激(你够了……)我真的再也不搞这么实验性的东西了,藏在脑子里简直是自己折磨自己!

    偶尔玩一票大的么……

  • 2011-02-18

    顺说…… - [话痨吐槽]

    ASL的出演人员已经到了呢~!

    昨天在微博上看到有人转发00的日志,这才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灵子也来上海了,我还想她怎么忽然就来了呢,这个反射弧唷w

    下午已经可以看到一些相关人士的现场repo,明天就是ASL in Shanghai正式演出的日子啦!希望去的姑娘都能嗨到萌到o(≧v≦)o~~

  • 并不是说鸡血这个东西起床晚了唷~

    今天八点醒了一下,但是做的梦太精彩太好看了我不舍得离开,于是继续看电视剧。看得太起劲了以至于起来晚了,结果一开微博就是遍地的声优自黑小黑板,顿时鸡血了TVT!!

    这种大家一起狂欢的感觉真的太好了……!!!开心得说不出话来了!!看到那些油菜花的小黑板只是由衷地觉得开心,自黑不是真黑,大家提起自家本命的口气……多么地萌!!那是爱啊!!←这人已经疯了。

    我继续狂喜乱舞去。

  • 昨天梦见启示录同学了,回味一下总觉得太微妙。晚上临睡前发愿,求神明让我梦见大亲友和萌作者,结果很快就来了=-=

    今天接近五点的时候醒了一次,发了一条短信到微博,然后接着睡。五点前的最后一个梦其实比较悲惨啦,虽说梦见了媳妇(伊儿)和我某个大学同学……开头肯定是忘记了,半当中我见到媳妇一次,而且是在她家,超诡异……我没去过媳妇的家,也可以断定她家不可能是我梦里的格局,因为那格局更像我过去的家的变种……这个梦怎么个悲惨呢。大家对于自己大学毕业了、整理东西回到家却发现一楼租给了大学同学二楼是网上大亲友自己和母亲只能睡顶楼超挤的小房间有何感想?!是觉得自己在梦里变土豪了、居然有一栋房子了而高兴呢,还是对着一米五不到的床忧心忡忡呢?要我自己分析的话,这个梦说明:1、我想媳妇了;2、我怕我娘;3、我怕家里变穷。就这样。

    发完这条微博翻身继续睡,之后还有印象的两个梦都和冬天有关。其中一个架空一点,属于回想起来都会觉得“啊那果然是梦”的那种。茫茫的雪原啊,真的是白茫茫一大片,别的实在记不清了。

    另一个就写实多了,地点是我的母校,而且是母校几年前的样子。奇幻的部分在于我的小学同学和高中同学都登场了,而且毫无异样(不认识彼此什么的……)至于出现的那几个人,我也不明白自己居然还记得她们。就是这个梦,出现黑猫了。我母校那小小的操场边居然有那么大一株樱花树,旁边明明有人滑冰可树上已经有粉红色的了。实际上真正的樱花树开花的过程不是那个样子的,绝不可能出现我梦里那种情况。然后,面对这么一棵(不应该是樱花树我却认为它是樱花树的)树,我和黑猫在说什么春天要到了……我勒个去!听着就很灵异好吗??!

    我想梦见股长和书记啊!脸对不上也没关系人家要的是感觉!!

  • 2011-02-06

    昨天嘛~XD - [话痨吐槽]

    昨天和夫人、闺蜜一起去徐家汇吃东西了~XDDD

    我和闺蜜都是初二之后就没什么事了,前天晚上想了半天去哪儿好,最后决定去吃章鱼烧、逛五番街。十点把闺蜜叫起来,一路上各种,嗯,愤青话题囧。昨天天气很好哇,比元旦那次和黑猫一起去要暖和多了,还没什么风=v=

    话说头一次三个人出来玩,起初话题总是稳定不下来,飘移得很厉害,high不起来(掩面)闺蜜对动画本来就是嘛嘛,声优更是几乎一窍不通;另一方面她们俩NTR我NTR得很厉害,一起玩洛奇,一起玩山口山,还一起看盗墓笔记。其实这个样子有点累啊……

    吃完章鱼烧和炒面,坐了很久,下去逛五番街。本来我想买摩堤工坊的团子,结果看到新开的鲷鱼烧专门店,她们俩都很想吃的样子,就把肚子让给可爱的鲷鱼烧了~还是夫人请的~

    三个人用优惠券买七叶和茶比较杯具,最后我一个人喝了两杯,差点没撑死orz下次记住了,还是买抹茶雪顶就好,昨天拿在手上太久了,早知道不要去冰。

    三个人在地下晃了一圈,我提议去蓝蓝路坐下慢慢喝抹茶(……)她们俩都认识徐家汇唯一的蓝蓝路在哪儿,结果一进去么免不了又要买点什么。其实新出鸡排的麻辣味调料不错啊,确实挺辣的(……)还好有抹茶雪顶(……)综上所述我昨天去徐家汇晃了小小的一圈但是吃太饱,回到家没有吃晚饭,夜里十一点多的时候终于觉得饿了(RY

    刚才好像想到什么了,还是另外写一篇吧。

  • 2011-02-02

    小团圆饭 - [话痨吐槽]

    因为某些特殊的原因,今天这顿晚饭是我们一家加上二舅四个人一起吃的。

    昨晚我就想,我们原本的家庭结构中老人实质上是一个核心。最直观的例子就是年夜饭大多和爷爷奶奶或者外公外婆一起吃,他们的子女聚在一起。外婆前年去世,去年的年夜饭显然失去了重心,我姨妈对姐夫始终不太待见,一顿饭吃下来就是没有能够压住场子的人。简而言之,没有祖辈,子辈很可能也就不聚了,感情不怎么好的话就是这样。

    今年我姐和姐夫、姐夫的妈妈一起回江西老家过年,于是我的母系这边就没有年夜饭了。从我懂事那时候开始,我的母系(外婆家)和父系(奶奶家)的关系就很不好,年夜饭一般都是去外婆那一边吃的。我的母系最和睦的那几年我爸偶尔一个人吃年夜饭,具体已经回忆不起来了……总之今年姐姐和姐夫不在上海,姨妈和姨父自然也不会来市区,大舅和二舅以及我妈向来不太合,还是最近几年关系缓和下来的,所以今天这顿晚饭完全在预料中,而且还觉得很自在。

    今天的菜以素菜为主(捂脸),水芹炒豆腐干、炒卷心菜、芋艿烧鸭子、韭菜炒蛋,纯荤有清蒸黄鱼和红烧烤麸肉圆五花肉,后头还有春卷和八宝饭。我喝了白酒,大约一两,之前给外公做十年忌辰那一次二舅带去的不是国酒茅台,而是十年前买的剑南春。嘛那次没有喝上几口还是有点可惜。今天我要是没多喝几口我爸可能就醉了,我、二舅还有我爸三个人喝掉一瓶新开封的白酒(也就一斤吧)

    饭桌上的谈话意外地还挺和谐,二舅居然说我长大了,说话能谈得来了,笑~今天的话题除了家族里的一些事就是房子和股票,尤其是房子。现在坐在电脑前写日志才觉得《武林外传》电影真是太______了。总之这个话题实在是……还是不说了。

    我吃完又去通了几局,等我洗完脸回到电脑前已经是八点二十分。差点就忘记去领报到红包了。一边刷微博一边看春晚~

  • 见过这么写听后感的吗?!!

    看上去像完成任务一样。已经这么认真地写了自然要坚持到底。以及,为了完成另一个任务,今天就先那样了。

    刚才跑去看了美少年,新ED太基了。这么腐的女主红豆泥大丈夫?不过啊,说归说,和子果然对拓人有点那个啥吧。班长真是越来越黑了,ED看着很微妙很微妙。

     

  • 元旦前黑猫发起的,去くくる(汉译酷酷璐,没记错的话)的徐家汇店吃章鱼烧丸子。本来算上BTNE三人行,不过今天她去吃自助日料了。

    昨晚撑着跨年了,和阿灰讨论露西亚,就这么进入了新的一年。躺床上的时候已经一点了所以今天很不争气地睡到九点半。本想吃个蛋糕打发一下,不料我娘烧了桂圆(大师傅晚上告诉我她明天要做银耳山芋……)在吃了不饱的情况下吃了一小碗,上线半个小时,然后就出门了。

    话说三号线一号线换乘的路线果然是怎么都不会觉得舒服。从徐家汇站出来之后冷风扑面而来,我们上了天桥就看到百思买,很方便地找到了这家店。

    话说世博会的时候章鱼烧是8个35元,海鲜炒面也是1份35元。现在章鱼烧6个20元,8个25元;海鲜炒面中份20元,大份28元,还有芝士培根。章鱼烧丸子也多了一种口味。买好之后我们就找能坐下来吃的地方,最后晃到五番街(字没写错?)楼上的KFC。在两楼好不容易找到位子,我留下看包,黑猫去买吃的。打开炒面的时候我吓了一大跳,翻了好几下净是木鱼花,再往下才看到面和卷心菜。章鱼烧的味道和世博园里的一样,真的挺好吃的,有机会的话下次还想去吃><话说这家店的口味比较重,章鱼烧和炒面吃多了都会觉得咸,口干。就在我干得有点不知所措的时候黑猫回来了。买了可乐真是太好啦!她还给我尝了一个芝士培根←其实我也不确定那究竟是什么……

    在楼上吃完了就去五番街逛一逛。那边的商铺以美食小吃和日本进口食品这两大类为主,走了一圈价值观也差不多崩坏了w黑猫打印了七叶和茶的优惠券,我喝的是白玉抹茶红豆,底下的红豆有点甜,最好是能配合抹茶吃。白玉超好吃><难怪黑猫这么喜欢~!之后又在摩堤工坊买了两个团子,直到我们逛完都没变软,最后是到了黑猫的家、全部安顿好了才拿出来吃的。

    其他么就是围观了一些日系品牌店。我在无印良品买了一瓶乳液和一个泵头,这家出的化妆水无论气味、颜色还是质地都和一般意义上的水没有分别,抹在手上一会儿就吸收了。要不是我现在用着豆乳也买了。黑猫想买化妆棉,晃了一圈最后是在我们最初逛的那家屈臣氏的同类商店买的。我今天才知道原来有那么厚那么软的化妆棉,用惯屈臣氏卖的那种了没见过市面嘛/w\

    去了黑猫的家陪她一起理书,还围观了几段鬼泣DMC三代的游戏剧情,最后去874终点站坐车回家。吃饭的时候总觉得犯困,回到电脑前写起读后感才醒过来一点。卓越显示今天会到的书并没有到,早知道我就选另一种付款方式了……

    今天有一点写文的灵感。哎呀那谁莫不是个闷骚……=w=

  • 因为斯托卡桑好奇所以贴到博客来,其实新浪微博那边昨天就贴上了。

    以后大家也可以叫我浅白同学……?

    其实我很感激都厅同学一直和我交流各种话题。关于这个黑历史她最有发言权。

  • 总之就是这么回事了。

    试一下晚饭前可以话痨多少内容出来。

    -----------------------------------------

    下午是为了转换心情才跑出去的。待在家里有电脑在,好像不太容易看进字的感觉。带了68英里、逆光、冷藏库和改变世界的同人祭,换上外套,带了几十块钱,弄得要约会似的出门了。

    两点的阳光很好,走起来就觉得身体变暖和了。那天夫人说我这几年体力变差了,其实不单单是宅在家里的关系,这一年多的心力消耗太多也是原因之一吧。

    到了想好要去的店,买了点吃的喝的,带去轻轨站的KFC。沙发位果然都被做掉了。有中学生讨论作业,有中年人谈论工作,也有独自呆着的女性在店里做十字绣。坐下来边吃边看,先把《改变世界的同人祭》扫视了一遍,挑自己喜欢的几篇看完了。

    翻了一下冷藏库。其实到底是冷藏库还是冷藏柜我都不敢确定。这个本子拿在手上感慨真是太深了。那个时候骨刺还没有去米国,我还不认识加藤,更没看过ff7111姑娘的文。这个本是在ComicCup和ComicCon还没分家、还是一个展会的时候做出来的东西,那时候我对同人本真的是完全没概念好吗……08年6月1日,上师大桂林路校区,真的很怀念啊……

    -----------------------------------------

    昨晚吃过饭想继续来写的,结果大巴不争气害我把这篇日志搬到百度去了。可是后来有别的事于是百度那边根本没写,只好今天来完坑。不过再怎么说也比昨天那个吸血鬼漫画家的碟评要好,那篇之所以会坑掉活生生是被我妈掐掉的……

    于是接着说冷藏库(冷藏柜)我不知道当事人现在回头看会不会觉得这是青春的纪念。事实上我觉得很多本子都是黑历史+青春的纪念,除非参本的人再也不写文、谈不上进步进化,不然过去的作品终究是个黑历史。当然要是日后退步了的话,基本上就欲哭无泪了吧。“哎呀原来我当年也能写出这种东西啊(现在写不出的意味)”之类的感慨。

    接下去又读了一遍《68英里》(的五分之一)和新买的《逆光》,对逆光的观感昨晚已经消化掉了。要不是这个本的核心似有若无我也不会顿悟一样跑去写一篇那么长的日志,还对本子的分类标准进行分析讨论。简而言之,这不是一个仅仅将若干篇文堆在一起的本子,作品之间存在某种内在的关联,这种关联性或者说一致性,整个地提升了这个本子给人的阅读感受。关于这个话题,更详细的还是回那篇日志说比较好。

    至于68,我只是又一次验证了自己有多喜欢终点站的那篇。一个本只看了50%而且永远停留在50%真的挺那啥的。尽管结构上做出了那样的设计,但内容没有达到那个效果;它只是“很萌的文挤在一起”(这话不是我说的)。

    昨天回家之后收到之前在淘宝上买的两个米英漫画本。这两个本非常有意思,里面所有的文字都太小,真的太小,对白独白象声词无一幸免。我翻了第一本感觉信息量比想象中的大,或者说看着那个分镜你想不到原来他们有这么多话要说。第二本的字实在太多太密我就没看下去,但是脑内了一下,觉得要是换一个作者来画但要维持这个信息量的话页数恐怕会增加一些,也就是说现在的这个节奏太紧了。不知道出于何种原因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国内同人漫看到现在,见过草稿风的、偷工减料的、信息量太少的,但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其实作者你多画几页我也不会觉得你坑钱……?这内容不是挺充实的吗?

    说到坑钱,这个本有个隐性掐点,当然对我来说不算掐点。第一册的实际内容是17P,后面3P是FT一样的东西;第二册索性连FT都没有了,16P内容,但是淘宝页面上这两本都写着20P。联想起之前在微博上看到的“因为本子有两张蓝色的衬纸所以P数不对所以给了中评”,我深深地为这个本的作者担心……话说这个本的通贩包装得不错啊,第二册的封面也是光膜就好了~

  • 晚饭前我还不想写这件事,因为它只是一个牢骚。然而我爸说了一句话实在是戳中笑点,于是忍不住来写了。

    我从小讨厌黑木耳、白木耳,小学的时候没权利选午饭的菜,碰到黑木耳就全部倒掉。中学开始是排队打饭打菜的,也尽可能避开黑木耳、蘑菇、香菇之类。到了大学,木耳是金贵的菜,我抠门也不可能去吃。鄙校食堂为了把青菜的价格提上去,会加香菇或者蘑菇,为了省钱我不得不吃,有时候也是饿了所以吃。直到我毕业了才发现自己不是那么讨厌香菇,但是很讨厌蘑菇。至于黑木耳白木耳,小时候讨厌到吃进嘴里又吐出来的地步,那个口感太恶心了。

    昨天我娘喜滋滋地说她买了许多白木耳,打算和栗子山芋(我也不知道这是神马)一起烧,今早起来一开房门就闻到一股甜品(不是甜点!)的味道。过了一会儿她喊我吃饭,我一看,满满一碗白木耳、山芋、南瓜、年糕和红枣混着煮出来的东西,断然说我不要吃。她生气地问我为啥不吃,我回答说白木耳。又问我是不是没有白木耳就吃,我说是的。结果过了一会儿她又喊我吃饭,跑出去一看白木耳都被她拣出来了,这样我才坐下吃。

    吃完我娘进房间,向我爸抱怨说,早知道我不要吃白木耳就不泡了,昨天买回来就该说了云云。我实在是憋在心里不好说,娘亲你养我二十几年,竟然不知道我超讨厌木耳的吗?你这么多年也很少做有黑木耳的菜,怎么昨天就想到买白木耳了呢?如果没有晚饭上我爸的一句话这件事也就到此为止了。

    晚上我娘把吃剩的年糕白木耳用微波炉热了热,端上桌准备自己吃,我爸说得了吧我来吧,拿过去了。可我娘又拿回来了,还说了一句:木耳你(帮忙)吃掉就行了。我爸顿时乐了,用筷子夹起一大团白木耳,冲着我说,原来不是小的作怪,是老的作怪。我真的笑死了好吗?原来娘亲你也不喜欢白木耳的吗……?!原来我是遗传了你的吗?

  • 昨天和BT姐、黑喵、夫人去唱歌了。之前就约好的,所以还蛮期待的。夫人是昨天早上才确定去的。不过因为我这边的一些误解,多走了一些路,跑到大宁去了。后来在一号线和夫人碰头一起去了亚新。要是我一个人跑错地方扑个空的话,以我的性格很可能就负气地回家了←多么挫的性格。

    有一阵子没唱歌了,而且很久没见到碧瞳姐姐了。加了很多anime的新曲,美少年和尸鬼的OP唱得很爽(当然唱得并不好)夫人昨天唱歌好小声,BT NE和黑喵还是那么嗨。可惜我感冒没好彻底,而且老坐着没站起来唱,导致各种不给力……

    因为我和夫人到得晚了,所以散场吃饭也晚了。早上起来啃了个苹果,被我妈误以为在和她闹脾气,下了一碗面给我吃,就这样坚持到两点半。出门的时候带了三分之一瓶矿泉水,在店里很快就喝完了。咳嗽还没完全好,所以唱唱咳咳,再喝两口水继续。

    去了一茶一座吃饭。刚打开菜单的时候很不顾及面子地说真贵啊真贵啊,琢磨了半天才定下来要吃什么。上菜的顺序是黑喵、BT NE、夫人、最后才到我,我说这是攻程度递减的上菜顺序,BT NE表示不满。边吃边聊很开心,店里的茶喝完了酒喝夫人买的伊藤园,不甜不苦,很有茶的感觉。

    吃完回到家有点晚了,也没力写日志。最近有点微博依存症嘛~

    晚上看了之前买的原创小薄本《Miss or not》,米英的《Lion》还是停在很前面的地方,江南的龙族也放置着,刷先秦的时候看到三体的树洞贴于是想看这部书了我错了TAT三体第一卷之前看过一点但显然都忘了,还是从头慢慢补吧……

    黑喵给我看的米英针织衫很不错,决定和她一起买了~!

    话说文学少女剧场版是XX公司XX周年作品。我看到这句话就在想,拿这种东西作为周年庆作品真的没问题吗……?